TAG

申请连接

我要投稿

会员登录

当前位置:主页 > 曾经沧海 > 美爱源泉 >

雪之帝冠

发布时间:2003-12-28 13:22 作者:ring

阴晦的天空下,街道繁华如故。喧闹的圣诞音乐,从百货商店开开闭闭的玻璃门中挤出。裹着昂贵毛皮大衣的妇人,细高的鞋跟敲打出散漫的音符,蓝灰的眼睑下永远是慵懒的眼神;手挽着手的恋人,一个在兴致勃勃地注视着橱窗里闪闪发亮的奢侈品,另一个忐忑不安地计算着价签上数字的位数;身材高大的男子,伴着体态丰腴的妻子,牵着兴高采烈的女儿,目光中写满宠爱……
细雪,自铅色的天空中落下,染上一丝淡淡的灰色,无声无息地,消失在喧闹的人群中。
暮色将至,我收拢画夹,呵着冻僵的手指,清点一天的收入,小心翼翼地收到旧大衣的内袋中。而后,逆着人群,离去。

这是一家无名的咖啡馆,厚重的门板上漆着乳白色的“CAFE”。推开门,温暖的咖啡香气便扑面而来,偶尔会令我有归家的错觉。在冬天的夜晚,聚集在这里的人群,大多是我一样的落魄又自命不凡的家伙。
坐到熟悉的座位上,点一杯加白兰地的浓咖啡,用滚烫的杯子温暖着双手,身体与心灵,都一点点沉醉在浓烈的香气中……
目光,便在不经意中,掠过那个角落中的身影。
那是位年轻的男子,如大理石雕塑般白皙而线条分明的脸庞上,还依稀留有一丝少年的稚气,细长的眼眸中,却分明透出与年龄不相称的沉静与忧伤。
傍晚时分的咖啡馆里,永远充满人们的笑声与低语,夹着咖啡的香气与昏黄的灯光,温暖而快活的气氛便弥散在小小的店铺中——只除了那个角落。
冬天的气息,已经笼罩在这个小小的角落中。空气,渐渐变得冰冷而纯净,凝结出细小的冰凌。碎裂时,仿佛风从远方带来的清脆的银铃。
我几乎相信,冬天的精灵已经化作这个优雅的人形,随着飞扬的细雪降临世间,独坐在这间无名咖啡馆的一隅,用忧郁的目光,凝视着某个遥远的地方。巨大的羽翼,在他身后悄然张开,淡灰的碎羽纷纷飘落……
我打开画夹,细细勾勒出那泛着石青光泽的柔软发丝,半隐在阴影中的轮廓优美的脸庞,细长的、沉静而忧伤的眼眸……画纸上,渐渐浮现出他的容貌。
不知是第几次,我抬起目光。角落里,只余下一张空桌与尚未散尽的淡淡的冬天气息。在我不经意间闯入我目光中的冬之精灵,又在我不经意间悄然离去……

离开时,雪还在下个不停。灰色的高楼、破旧的街灯、肮脏的街道,都披上了一层厚厚的白雪,显现出陌生的美丽。夜空下,千万朵雪花跳着永无止息的旋舞,空气里满是她们无声的欢笑。
这样的夜晚,注定会有奇迹降临吧。
我不禁微笑起来。属于我的小小奇迹,已经被我深藏在肩上的画夹中。
踏着柔软的积雪,我穿过寂静的街道,向我那间四面透风的旧公寓走去。

然而,我在转过街道的下一个拐角时,却瞬间化作美杜沙目光下的牺牲品。
清澈冰冷的空气中,弥散着血与火药的味道;街道上,横躺着无生命的躯体;原本洁白的积雪上,渐渐晕开鲜红的色彩……这些,在这个纽约最底层的生活区中早已不足为奇。真正令我彻底失去行动能力的,则是那个熟悉的身影。
此刻的他,宛若复仇女神的化身一般。灯光下,他的脸色苍白得几近透明,薄冰般锐利的眼眸散发着炽热的光芒。而另一个男子则背对着我,我只能看见他波浪般的长发在风中舞动,却无从得知,他是以怎样的表情来面对他的枪口。
死亡一般的寂静,填满两人之间的距离。
“SAGA,为什么?”
终于,他首先开口,冰冷的声音里有一抹隐隐的伤痛。
“你不需要知道答案。”
男子的声音仿佛波澜不惊的冰海,强悍到极致反而透出丝丝温柔。
“给我一个解释,SAGA,我……相信你……”
“杀了我。这是你的任务吧,CAMUS?”
………………
震耳欲聋的枪声,划破宁静的夜空。
………………

许久,他只是一动不动地站在灯下。纷飞的雪花,为他带上一顶华丽的雪之冠冕。积雪的街道,瞬间化作冬之君王的宫殿,凝固的血迹便是华美的红毯。
孤独的冬之君王伫立在空旷的宫殿中,一滴晶莹的水珠,从他的眼角缓缓滑落……


本贴由ring于2003年12月26日14:01:42在乐趣园埃瑞忒萨清泉〗发表.

猜你会喜欢....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