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申请连接

我要投稿

会员登录

当前位置:主页 > 曾经沧海 > 美爱源泉 >

甜蜜咖啡(下)

发布时间:2004-11-19 21:48 作者:璟云

之后不消多说,艾俄洛斯每天就像是点卯一样的下了班就往店里跑,到了以后就坐在那个最靠近柜台的位置上,这时候撒加就会给他端来一杯Espresso,并且把放在桌上的写着“预定”字样的小牌撤走,然后艾俄洛斯就端着咖啡边喝边看着撒加忙碌。有时在柜台后面,或是在桌与桌之间,或是在仓库里,艾俄洛斯只要他在自己的视线里,就感到无比的满足与欢欣,一天的疲劳也就去了一大半。
有时候撒加会给他送过来一杯新品的花式咖啡,说是自己的新作品,让他尝尝味道,艾俄洛斯虽然不太喜欢,但总是会接受,不过喝完以后就会开始抱怨放了太多的糖——咖啡毕竟应该是苦的,然后两个人不是争论、就是干脆吵起来,最后艾俄洛斯总会妥协,心想着下次总要连本带利的讨回来,可是每次都无法实现。
店里没什么客人的时候,艾俄洛斯最喜欢跑进柜台,和撒加一起比着调制咖啡,虽然一直是输多赢少,但是他从不介意,一直不懈的努力着。有时候撒加抱怨,店里的咖啡豆没有卖掉,全都被两个人玩掉了,艾俄洛斯听完愣了愣,第二天就买回两大袋子咖啡豆,看着撒加吃惊的表情,说这样就可以好好的玩了,往往是逗得撒加大笑起来,去厨房里给他做点心,这个时候,艾俄洛斯有点明白幸福是什么意思了。
秋天总是会过去的,冬天悄悄地到来了,艾俄洛斯依然天天往店里跑,每次带着外面瑟瑟的寒风进来,喝上一杯撒加亲手调制的咖啡,不管身上还是心里,都热烘烘的。
11月8号,米罗过生日,撒加关了店,艾俄洛斯请了假,那两个人也都翘了课,还顺便拉上艾欧里亚,五个人一起在店里开Party。平时从来是滴酒不沾的艾俄洛斯,也称着兴喝了两罐啤酒,不过下场就是醉倒在地上,睡得死死的。艾欧里亚想把他抬回去,撒加说天色太晚了,别麻烦了,就让他在这里睡一晚,明天再回去。
半夜艾俄洛斯突然想上厕所,迷迷瞪瞪地爬起来,才发现这里不是自己家,而是撒加的那间仓库,酒一下就醒了,披上衣服走出去,看见撒加趴在柜台上睡得正香,轻轻走到他身边,手指撩开垂在鬓角的发丝,看到那张绝美的睡颜。
昏黄的蜡烛还没有灭,撒加的脸上忽明忽暗的,但是眉间那一丝化不开的忧愁,还是牵动着他的心:
“你到底…在为什么所烦恼?撒加……”轻轻呼唤着他,小心翼翼地抱起,把他放在那张小小的单人床上,支着手臂看着他,凝视他因为呼吸在轻微抖动的发梢,凝视他微微颤动的睫毛,凝视他忽合忽张的唇……
心乱了。
强迫自己一开视线,迷惑了,那是什么感觉?不明白,但是很想弄明白。
默默地关上灯,艾俄洛斯顶着夜风离开了。
还是回家吧,否则……
否则……

之后的日子一样的过。艾俄洛斯还是一下班就去店里,坐在那个老位子上,看着撒加忙里忙外;还是会跑到柜台里去,和撒加比赛做咖啡;还是会带着两大袋子咖啡豆去店里,然后吃撒加亲手做的点心。
撒加的笑容依旧那么温柔,艾俄洛斯看了依旧心里会有一种莫名的东西弥散开来,不过那一晚忽明忽暗灯光中微蹙的眉头,他一直无法忘怀。不过之后两个人都没有再提过那一晚发生的事——就像是约定好了要把那事遗忘一样。
有一天艾俄洛斯一直工作到很晚,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十点了,路过撒加的店门口,没想到本该在八点打烊的店里还透出白色的灯光,隐隐觉得出事了,艾俄洛斯把车丢在马路上就冲进店里。
“撒加!没事吧?!”
进了店里,只看见撒加坐在柜台里,旁边的咖啡壶还在咕噜咕噜的煮着,Espresso的味道弥漫的店里,他一个人那么呆坐着,茶匙在空杯子里搅动。看到艾俄洛斯进来了,撒加苍白的脸上忽然变得红润起来,他微笑着,像平常一样的寒暄着:
“艾俄洛斯…你来了啊……坐吧,Espresso马上就好了。”
发现他是在等自己,艾俄洛斯心忽然被揪紧了,看着撒加手忙脚乱的弄着咖啡壶,只是默默地坐在平时自己的位子上。
“好了,一杯Espresso,请慢用……”撒加把杯子放在那里,撤掉桌子上写着“预定”的小牌子。
“……”默默地喝调因为煮的时间过长,早就变了味的Espresso,艾俄洛斯看着对着自己的背影,淡淡的说,“我们今天…有个Case……加班,所以晚了……”
“哦……”撒加回答得也是淡淡的,但是话语里似乎是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艾俄洛斯忽然从包里拿出张纸片,在上面写下一串数字,走过去塞给他:“这是我的手机,以后你可以用这个联络我,下面是我家的电话,有时候我会休假,你打这个就可以了……”
撒加默默地接过来,忽然四下寻找什么,艾俄洛斯递给他纸和笔,就见他在上面写上一个短短的号码,塞回给他:“我一直都在店里的……你要是……我……”
艾俄洛斯拉着他冰凉的手,点点头:“我要是回来得晚,我会给你电话的,放心。”
撒加没再说什么,只是看着他,眼里亮亮的,闪着光。

之后艾俄洛斯就经常给撒加打电话,午休时候也打,下班的前也打,堵车的时候就在车里和他聊,电话的内容无外乎是有关咖啡,有时候也聊聊别的,但很快又会绕回来。
快乐的日子过得很快,天气已经很冷了。那一天天上飘起了小小的雪花,艾俄洛斯正在加班,忽然听见手机嘟嘟的响起来,才记起今天还没给撒加去电话。
“喂,撒加。”
(艾俄…下班了么?)
“还没,今天要加班。”
(加班?……是么……)
听出他有点失望,艾俄洛斯问:“怎么?今晚有什么节目么?我看看…差不多我八点可以回去,你等我一下好么?”
(八点…好吧,我在店里等着你。)
“好,就这样,挂了。”
(再见。)
“再见。”
放下电话,忽然看见周围的员工都伸长脖子看着自己,艾俄洛斯有点莫名其妙:“你们不好好工作看什么呢?”
“老大。”这是周围员工给他起的外号,“谁来的电话啊?女朋友吗?”
“不是,只是一个朋友。”
“哎~~~?”周围所有的人都很奇怪的叫出来,“不可能吧?明明语掉那么亲密,怎么还说不是呢?”
“真的不是,那是男人。”
“啊?从没听过老大会和自己同性别的人如此客气的说话吔,对老板都没有这么恭敬。老大,别骗我们了,说说那姑娘长什么样,多大了,做什么的,哪的人……?”
“你们调查户口啊?”艾俄洛斯无奈的笑笑,“真是男的,就是我家旁边咖啡店的老板。”
“老大你真没劲哎,说说又不会少块肉。”
“行了吧你们,都给我去工作,否则我就向上面报告扣你们的加班费。”

终于把工作搞定,出了公司已经是7点40,艾俄洛斯本来想给撒加打个电话告诉他自己可能会晚一点,但是手机偏偏没了电,他只好上车向回开。
没想到屋漏偏逢连阴雨,艾俄洛斯本来想抄一条小路快点回去,哪知道碰上前面出了车祸,被死死的堵在那里,后面又跟上了几辆车,想退出去也不可能了,只能被堵在那里不能动探,看着雨刷器一下一下有规律的运动着——雪越下越大了。
好不容易交通疏通,看看时间8:57,他发了疯一样的开着车,终于到了家前面的路上,眼前是一片黑暗,路灯商量好了一样全部不亮,只有车灯照亮前方几米的距离,大片的雪花映着黄色的光纷纷落下,眼前的路似乎长的没有尽头。
忽然路上迎面跑过来一个人,艾俄洛斯一个急刹车,伴随着刺耳的声音,汽车在将要撞到那人的时候终于停下来。那人就那么呆呆的站在车前面,身上只是一件单薄的衬衫,长长的头发在呼啸的北风中飞舞——
“My God !撒加!!”他从车里出来,冲过去拥抱住微微瑟索的人,感到他冰凉的脸贴在自己的脸上,心里说不出的痛,“你不要命了吗?!怎么突然就冲出来!要是我伤了你…我……!!”
“艾俄……你回来了?……回来了……”撒加用力抱着他,努力确认着他就在自己身边,“你没出事…我好担心……我一直给你打电话,可是你就是不开机…我快急死了……”
“傻瓜!大傻瓜!我能出什么事?!”看到撒加头上厚厚的一层雪花,艾俄洛斯心痛极了,脱下自己的外套给他穿上,把他塞到副驾驶的位子上,开着车回了家。
公寓里的电梯已经停了,艾俄洛斯就抱着撒加一口气跑上九层楼,哆哆嗦嗦地开了门,把撒加丢在床上,找了几个暖手宝给他垫在被子里,又去烧开水。
“还冷不冷?”轻柔的给他擦着头发上的水,艾俄洛斯看着那冻的青紫色的唇,眉皱的很紧。
撒加轻轻地摇摇头,轻轻抓住他的手,捂在自己脸上:“好暖合……”
艾俄洛斯脸一红,轻轻地在他丝缎般的肌肤上揉搓,拇指不经意间扫过那两瓣唇:“好冰……”
撒加的眼睛有点湿润,神色迷离的看着他:“那就…温暖它……”
忽然艾俄洛斯明白了,不管是第一次看见撒加时的心跳,还是后来相处时的幸福,或者那一晚莫名的感受,抑或之后奇异的心情,总结起来就是他现在的感情。
他俯下身,专注地看着撒加,撒加也看着他,眼神中似乎在渴求什么,得到撒加的鼓励,他终于鼓起勇气,温柔地吻着他的唇,把自己的温暖送给他。
撒加攀着他的脖子,把他更拉向自己,感到艾俄洛斯温暖的双手拥抱着自己,他轻轻地一笑。

第二天早上,撒加缓缓睁开眼睛,窗外因为下雪的关系变得一片洁白,阳光映在白雪上,明亮得刺眼。
“起来了?”艾俄洛斯顶着一头乱蓬蓬的头发,在外面的餐桌前忙碌,“起来就过来吃饭,有我做的Espresso。”
“又是Espresso?”踹开被子,忽然发现没有脱鞋,开来昨天晚上真是晕了,居然穿着鞋子在他床上睡了一觉,看看被子和床单上大大一块泥印,抱歉的吐吐舌头,系好衬衫的扣子,走出去坐在桌子边。
“我……”艾俄洛斯看着他,忽然脸上一红,看来他还是不习惯现在的状况,“我就Espresso做得和你差不多。”
撒加轻轻一笑:“有牛奶和鲜奶油么?我做Café Au Lait(欧蕾咖啡)给你好不好?”
“牛奶还有,奶油没了。”艾俄洛斯把抹着黄油的面包递给他,“还有巧克力和糖。”
“那就给你做Mocha(摩卡)。”
撒加在厨房里忙着,巧克力和牛奶在火上加热,冒出阵阵香气,高压咖啡壶里水冲过磨的细细的咖啡豆,三种香味混合在一起,在小小的厨房里混合。
艾俄洛斯靠在门上,看着撒加的背影,一种幸福在心里悄悄酝酿。
“好了,喝吧。”小小的Mugs(马克杯)放在面前,里面是温热的Mocha,窗外的冬日阳光透过玻璃,温暖充斥在这个雪夜的早晨。
艾俄洛斯坐在沙发上,撒加坐在他身边,两个人依偎在一起,艾俄洛斯轻轻喝一口手里的Mocha,甜甜的。
看来那句话说得对:
好咖啡,黑得像魔鬼,烫得像地狱,纯洁得像天使,甜蜜的……
像爱情。


本贴由璟云于2004年2月21日21:39:26在乐趣园埃瑞忒萨清泉〗发表.

猜你会喜欢....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