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申请连接

我要投稿

会员登录

当前位置:主页 > 曾经沧海 > 美爱源泉 >

美女与野兽 番外一:这样的方式

发布时间:2005-05-30 08:00 作者:regina

番外一:这样的方式


“听说穆大人回来了?”
“是呀,前两天还看到阿鲁迪巴大人去白羊宫呢!不过出来时好像有点沮丧,大概是没有碰到吧?”
“他们十三年前就好像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吧?这次穆大人回来,最高兴一定是阿鲁迪巴大人了。”
“阿鲁迪巴大人跟穆大人是好朋友没错,但全圣域跟穆大人最亲密的人可不是阿鲁迪巴大人。”
“啊?还有别人?是谁?”
“嗯,这事可是只有我知道哦,那天我亲眼看到他们两个抱在一起,就在白羊宫里面,对!”
“啊!你是说十三年前?那时穆大人可只有七岁啊!”
“虽然只有七岁,可穆大人一直都是全圣域最美的人儿,那可是那个人说的。”
“啊!听你这么说,那个人跟穆大人是情侣咯?你看你已经把我所有的好奇心都吊出来了!”
“嘿嘿!这可是只有我知道的秘密,你让我亲一下,我就告诉你他是谁?”
“讨厌!怀死了!唔!”
“你的皮肤好细好滑……”
“讨厌!唔,快告诉我他是谁啦!”
“嗯,让我再亲一下,唔,他就是——”
“啊!穆!穆大人!”
我冷冷的欣赏着眼前这两个人:杂兵?还是不知名的末流圣斗士?连我都叫不出名字的人,想必在圣域的混的很糟糕。看看他们此时的表情,也证明了他们不具备成为上流圣斗士的条件:那个小眼睛的因为恐惧而让眼睛变得更小,另外那个长着一双花痴眼的却反过来把眼睛瞪得够大,真是有趣的现象!
我微笑了一下,慢慢走近。我相信我走得一定比平时更高贵优雅,脸上也盛开着温柔的笑花,可惜他们的表情却更有趣了,惊栗?恐惧?
我看向其中一个,蓝色的短发,很普通的一个,可淫亵的脸却让人不由得想吐,多嘴的人,就让你为你这张嘴付出代价吧。
我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全身开始发抖,双手拼命捂住嘴巴,流露出痛苦而哀求的眼神。
你也知道自己犯了女人的错误么?可惜你已经错过了自己救赎的机会,就让我来帮你让这赎罪的血从你的长舌间流尽,或许,也能减轻你的罪恶吧。
我微微一笑。
另外一个要好看多了,淡绿色的长发,白皙的皮肤,眼睛里是同样的畏惧。
我伸出右手抚上那张貌似女人的脸,没有阿布罗迪的妖艳,却也算是秀丽,怕是这张脸也给他带来很多便利吧。
“果然是柔滑细腻呢!”我慢慢的摩索,直到白皙的皮肤上渗出一丝丝柔媚的红色,很合适的表情呢。
“刚才的你大概也没有露出这种表情吧?”我缓缓的说。
“嗯,穆、穆大人,”即使是颤抖的声音,也开始慢慢进入状态了,“当然,只有像穆大人这样高贵的人,才能让我露出最美丽的一面啊!”
变的很快!真是乖巧的孩子,很懂得在逆境中求生存。可惜,好奇心终究会杀死一只不能保护自己的猫。
我慢慢凑近他的脸,满意的看着他终于过早的露出某种类似于得手,或者得意的表情。
“那么,我们现在去见那个人!”
看着他脸上好不容易展现的笑容瞬间被打碎了,此时那张白皙的面皮,除了恐惧和战栗,就是疑惑,真的很好看呢。
很成功的作品——我歪着头,微微一笑。
………………………………………………………………………………………………
华丽的教皇厅,虽然我早就猜到璀璨的水晶,纯金的手柄,纯银的器皿,乃至华丽的绸缎将会点缀出一个完全用于视觉感观的宫殿,但是看到办公厅里面那个紫色的花瓶,心还是没来由的颤抖了一下。
至少,在冰冷的帕米尔,除了天空,恐怕是没有任何一件可以用蓝色来形容的东西。
而我,却从来拒绝在白天出门,我怕我会抵挡不住被那片明净的蓝色包围的感觉。
终于在宽阔的写字台后面找到了那抹印象里面的蓝色,
“你回来了?”他抬起头,却没有站起来的意思。
“不迎接我吗?”我小心调整自己的心绪,十三年前就让我明白,面对他的时候,如果不全力以赴,那么就只有彻底认输。
而我的字典里,没有认输。
“想要什么样的迎接呢?拥抱?接吻?还是更热烈一点的?”他改成用左手支着腮帮,玩味的看着我。
我心里冷冷一笑,这种把戏,似乎只对十三年前的我有用呢,撒加。
“这个,似乎应该是主人考虑的问题吧?”我缓缓走到办公桌对面,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我们就这样对视着,直到他终于放弃了。
“你好像学会利用气势这种东西了。”他一边按着脑门一边说。
“当然,那本来就是你教给我,而且你一直很擅长的东西,不是吗?”我微微一笑,同时开始满意他那些用于放松气氛的小动作。
“这是没有用的,在气势上你永远胜不了我。”
“说着这样的话,却做着小动作,这就是你所谓的气势?”
他停下手里的动作,忽然站了起来,一本正经的看着我:
“嗯,进步很快,开始从各方面寻找敌人的弱点了。不过——”
他邪邪的笑了一下,下一秒,我突然发现整个人已经被他抱了起来,同时温热的感觉轻轻的敷上我的唇。
瞬间的颤抖,却让我随后更清醒的发现他完全黠促的表情。
如果他有一丝郑重其事的表情,相信我此时一定可以高傲的并且有理由推开他,可惜那双明亮的蓝眸里跳动的光芒告诉我没有。
“拥抱加接吻,美妙的欢迎仪式!喜欢吗?”突然耳边响起他的声音,说出让人既爱又恨的话。
我竭力忍住不恶狠狠的瞪他。
“或者你喜欢更激烈一点的方式?”他抱得更紧了。
我强烈的感受到心中的悸动,体内也不受控制的升腾出另外一种感觉,或者称之为欲望的东西。
我连忙瞬移出他的钳制,同时小心调整自己的呼吸,让之重新变得均匀。
“呵呵呵!穆啊,我亲爱的穆,好像你又失败了呢!”
“未必啊,撒加,只要我不认输,你就永远没有胜利!”
“好吧,那我就看看你今天还准备了什么?”他折回座椅。
我用意念把刚才那人丢到办公桌上。他全身发抖的看看我,然后又看向撒加——显然撒加身上的教皇袍让他受了很大的惊吓,以至于颤抖的更厉害了。
撒加皱了皱眉:“穆,你到底想作什么,把这样一个胆小的人放到我面前。”
“告诉他我刚才做了什么?”我命令那人。
他看看我,又看看撒加,似乎犹豫着。
“如果你不说,就更刚才那人一样!”
他抖的更厉害了,但是还是不敢说。
“你还是说吧,牧夫座的预备生——阿尔特洛斯。”撒加突然插话。
“那、那个、刚、刚才、穆大人杀、杀了江、江波座的瑞格尔。”
“告诉撒加大人我为什么要杀了那个江波座!”真是一个懦夫,我狠狠的说。
“撒、撒加大人答、答应赦、赦免我的罪、我、我才敢说。”
“好吧,我可以赦免你!”撒加笑着看向我。
好戏在后面呢,我转过头不看他。
像是得到了勇气,那人开始复述刚才的情景,其间还不忘添油加醋的精彩描述我怎么残忍的用意念割掉那人的舌头。不得不承认,这家伙比我想象的聪明,看来生活在这个复杂的圣域,多少还是需要一定头脑的。
撒加沉默的听完故事,当然我相信他已经捕捉到我的意思:如果今天我不杀了那个人,恐怕他撒加的秘密也要像细菌一样快速在圣域蔓延,也许一天的时间就会让上至黄金圣斗士,下至杂兵都了解像神一样的双子座曾经也有一段不为人知的风流史。
“看来我确实不够谨慎呢,穆!好吧,你最后这招确实奏效!今天的比试,我认输了。”
我终于松了一口气。看来无意中碰到的这两个家伙也帮了我一个忙呢。
“教、教皇大人?”那人却不识时务的括噪起来。
我想看看撒加如何处理,是履行自己刚才的诺言?还是杀人灭口。
“穆,这个人是你带来的,还是交给你吧。”
“你不怕我纵容他说出对你不利的真相?”
“穆啊穆,难道我会这么不了解你吗?你会允许这种对自己不利的事情发生吗?”
“不、不要,教皇大人,你不是答应赦免我的么?我、我不会把这件事情说出去了。”
“我已经赦免你了,但是穆是否原谅你,不在我的权力范围内。”撒加凝重的说。
刚才的成就感一下子消失了,我只有让余恨在那人四溅的血色中得到发泄。他像一团泥一样滩倒在撒加的办公桌上,把撒加的文件全部毁掉了。
“穆!我不希望你杀人为乐!”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严厉的声音让我觉得是今晚撒加第一次真正的愤怒。
“对待敌人要狠心,这是你教我的。”我无所谓的耸耸肩——这好像让他更愤怒了。
好玩。
“但也不需要这样折磨人!”
“得了撒加,你不也不带感情的派亚尔迪和米罗把我的人全部杀干净。”
“这不一样,穆,我只要他们服从。”
“哈,既然你狠心利用亚尔迪来对付我,我为什么不能狠心杀你一两个人?”
撒加突然颤抖起来,却没有接话。
“枉老实的金牛这么信任你,你却这么利用他,撒加,你果然够狠!看来我实在要跟你好好学学才行!如果亚尔迪知道你的真实脸孔,不知道会怎么样呢?哈!”
“不要再伤害亚尔迪,穆!”
“你也会关心他?真正伤害他的人是你!”
“穆,我们能不能不要把亚尔迪扯进来?”
“不可能,撒加,我说过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得到你的认输,和忏悔!我会尽力的!如果有自信,你也可以自己去跟亚尔迪说,那样他可能还会原谅你。”
“穆,不要!这的。”
第一次,撒加露出恳求的眼神——这样的没有自信。
“你居然也会求我,撒加?”我突然觉得外面吹进来的风有点冷。
同时,我看着他愣了一下,像是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刚才露出的求肯的语气。
“穆,我不会阻止你想要做的任何事情,除了亚尔迪,可以吗?”像是下定了决心,他居然再次求肯。
“晚了,撒加,你明白亚尔迪是我唯一战胜你的机会!”
“你不是还有女神这招棋么?我知道自从你找人打伤星矢和紫龙他们,同时又亲自帮忙修理天马和天龙圣衣之后,那些青铜都很信任你!而辰寺也是你安排的,你已经完全可以让女神来打败我,不是吗?”
我惊讶的看着撒加,居然连我控制辰寺进而控制沙织的事情也知道。
“撒加,你以为亚尔迪真的一点都没有怀疑么?”我转口。
“穆?”
“撒加,你知道你犯了什么错误吗?”
“激动,过分的关心,乃至让你产生了妒忌,嗯,不知道是不是这个词汇?”
“看来你还明白啊,那么,就不要再恳求我了。”
平静的分析,然而却相当的奇怪。
撒加终于叹出一口气:“好吧,穆,你可以做你想做的!如果你愿意。”
我想微笑一下,却笑不出来。
平静的走下十二宫的台阶,却意外的在白羊宫门口发现阿布罗迪,和亚尔迪。
其实老实的亚尔迪也有知道真相的权力呢——我突然想。
“阿布,亚尔迪,好久不见了!”我平静而热情的说。

这样的方式——完



本贴由regina于2005年3月17日14:32:35在〖埃瑞忒萨清泉〗发表.

猜你会喜欢....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