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申请连接

我要投稿

会员登录

当前位置:主页 > 曾经沧海 > 美爱源泉 >

[艾撒/艾米互攻/BW]倾城[21]

发布时间:2009-06-06 11:38 作者:米莲

二十一.七海
  
  
  朱利安已经回归了海神殿,可波塞冬那个懒家伙显然还不愿意起床,以致他整日昏昏沉沉,加隆大权在握,毫不客气地在海神殿的前殿发号施令,监视各方动向,其他海将军尊他为首,没事都不踏入一步。
  美人鱼绑架城户砂织失败了,但他很满意这个小小的试探,如果说波塞顿是把大地当成自家浴室来玩水,雅典娜则令他失望。加隆本以为能让撒加送命的她总该有些了不得的能耐,结果却发现她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胸大无脑的小丫头。
  圣域的愚蠢病果然是会传染的。
  海斗士的动作已经引起了足够的注意,过不了多久,愚蠢一脉天成的黄金圣斗士就会出现在这里,和同样愚蠢的海将军捉对厮杀。
  六对六……撒加总算做对了一件事——消灭了黄金一半的人手,他的自毁倾向简直可比百慕大三角域:离得越近,死得越快。
  “嗨,海龙,有没有火儿?”七将军之一的海怪没有披挂鳞衣,吊儿郎当地晃了进来,嘴上叼着一只烟。
  海怪卡萨从面相上说,一般被定义为不受欢迎的人,但加隆不算讨厌他,换句话说,他根本就不关心。
  被打扰令他稍有不快,他无意多说,把打火机扔给了卡萨。
  “哇哦,ZIPPO限量版,有钱人呐!”海怪喷了个烟圈,手里把玩着打火机,眼睛却盯着加隆,上下打量了一阵笑道:“我说你整天穿这么一身难受不难受啊?这屋里也够暗的,还老整一墨镜戴着,要是我这么个大近视眼,真是啥也瞧不见。”
  加隆眯起了眼。
  海怪敏锐地感受到周遭空气正在紧张地聚集,“啊哈哈,开玩笑,开玩笑嘛,我就是不习惯过正经日子,以前成天在网上晃悠,唉,如今只能靠抽烟打发时间……搞不好海皇陛下的霸业未成,我就得个肺癌先挂了。”
  “哼,你怕死?”
  海怪夸张地抖了两下,“怕得要命~~~”
  头盔印下的阴影并不影响加隆看清海怪的表情,那种带刺儿的,却又百无聊赖的嘲讽,他其实很熟悉。
  一个21岁,以刺探、攻击、恶作剧为乐的网络黑客,不会和那几个十来岁的孩子一样,轻易地热血沸腾起来
  “这是一个游戏。”加隆不理会卡萨的挑衅,沉稳地说道。
  “游戏?”卡萨的眼睛泛着冰冷的光泽,这使他看起来更像个蜥蜴之类的爬行动物。
  “命运是注定的,就如我们无法抗拒成为海将军……”
  “没错……”卡萨苦着脸打断了他,“我平时连家门都不出,那天却鬼使神差地跑到桥上吹风,我说就算是命运也别这么夸张好不好,我还真以为我淹死了……”卡萨后续的唠叨被他自觉地吞回了肚子,他一向吊儿郎当,却也懂得不该招惹海龙这种男人。“这么说,我们赢定了?”
  “胜利不止是结果,也是一个过程。隆奈狄斯的鳞衣是七将军中最令人畏惧的,如果你不想输,就证明这一点。
  “明白。”卡萨堆着笑,向加隆递了一根烟,一边打火一边神神秘秘地低声说道:“我觉得最好告诉你那几个小鬼的心事……”一语未尽,卡萨只觉得心跳如擂鼓,胸口仿佛装了个大功率水泵,使他血液逆流,几欲呕吐。
  海怪双手握住自己的喉咙倒在地上扭动着,脸孔藏在头盔下面的男人周身浮出淡金色的光晕,继而扩展为辉煌的纯金烈焰,令他深信自己会被这可怕的压力碾至粉身碎骨。
  但海龙很快收了力,他拍了拍了卡萨的脸颊,把香烟燃着的一头塞进了他的嘴里。“ZIPPO送你了。”
  与火烧火燎的疼痛相伴,海龙的斗篷所激起的微风撩拨着海怪的思维触角,浮现于眼前的蓝发飘飞的模糊身影,仿佛就是海龙本人。
  海怪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表情是何等扭曲,握着可以玩弄他人于掌心的隐秘,他陶醉于侦破人心的快感之中——青色长发的男子有着冰冷凛然的外表,他却从金发少年的泪眼中体会到澎湃的热情,人类无法舍弃的爱与泪,他深受感染,便一个手刀劈了下去;把脸孔藏在面具后的美少女,长着一双洋娃娃似的大眼睛,以及36D的惹火身材,他萌得都有点儿冲动了,于是一拳打穿天马的肚腹;他最烦凤凰座那种长相,可绿发小子一见就泪眼婆娑。
  这游戏真是太有趣了。
  就算一辉那种表面上与眼泪绝缘的家伙,也一样言不由衷,口头耍酷,心里却什么都放不下。
  卡萨的手摆出最后的战斗姿势,然后无可挽回地垂下——怎么会功亏一篑?海龙明明说……
  冰冷的海水化作豪雨,冲走了卡萨的意识,从海龙心中看到的模糊人像再度浮现,那蓝影扩张开来,将他吞没并溶解。
  
  
  再见撒加,回忆就像潮水一样涌来,那一幕幕的往昔,美妙的、热烈的、不安的、以及令人厌恶的,如千年滕蔓般与记忆紧紧缠绕,人体受创后增生的组织形成了丑陋的疤,同样,加隆的心灵也遍布凹凸不平的脆弱伤痕,而填补缺失的只有阴谋,站到面前的撒加真实得仿佛可以触摸,于是他触到了死亡的气息,身体也随之一起腐朽。
  十三年,时光慢慢侵蚀着加隆,只剩下了野心。
  令人绝望的野心。
  他所嘲笑的雅典娜,还有那群徒有热血的青铜小鬼,是什么力量支撑着他们坚持到现在,加隆一想到这个,胸中便会涌起一阵莫名的悸动。
  凤凰座,不要张口闭口谈你们的爱与正义!
  你们两兄弟都想成为神,也同样步上失败的命运!
  加隆被彻底激怒了,他已不求胜利,只求杀戮。凤凰座犯了个大错误:加隆不是撒加,加隆不会掉泪。
  
  
  欣赏了我们的歌声再离去,见闻更渊博
  我们知道在辽阔的特洛亚阿尔戈斯人和特洛亚人
  按神明的意愿忍受的种种苦难
  我们知悉丰饶的大地上的一切事端
  
  有那么一刻,海魔女沉浸在动人的音乐声中,轻柔的女声吟唱仿佛透过树林的金色光线,一点一滴地令世界亮堂起来,歌声渐扬,时而清脆如泉流,时而婉转若微风,与笛声和谐交汇,唱响天际般的越发广阔,笛声几个跳跃之后,转为细不可闻的和音,那吟唱则引领着笛声渐入云霄,令人魂牵梦绕,回味悠长……
  即使鳞衣在身,苏兰特仍然臣服于音乐的力量之下,他的死亡之音,竟然被雅典娜的祈祷声化解,并引发内心深处的共鸣,那旋律美得如此纯粹,几乎瓦解了海魔女的战意。而今真相大白,他明白到自己和其他几人不过是被人利用的工具,胸中更是五味杂陈,坐在坍塌的废墟上,苏兰特感受着海底神殿的摇摇欲坠,身为海斗士他却帮助敌人摧毁了南北大西洋的支柱,这真是一场令人迷惘的战斗。
  海洋在头顶咆哮着,即使海龙那样狂妄的男人都在为海皇的觉醒而战栗。
  但那男人的恨意并未因此而消减,刚才还占上风的凤凰座转瞬间成了任他摔打的玩偶,每一拳,都能听到骨骼断裂的声音,海龙……不,应该是双子座加隆是个绝对冷酷的男人,冷酷得令人失望。
  这个名叫“KANON”的人,根本就不懂音乐。苏兰特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他记得那场花园中的偶遇,塞琳娜·克鲁兹和“表弟”的巨大差异,让人很难相信他们是亲戚,成年人有着太多的秘密需要掩饰。当然,加隆已经没有秘密了,脱下高档西装,他就是个野性难驯的暴力分子,除了拥有足够他傲慢的武力,再没有其它。
  凤凰座就要死了,却仍不忘追问封印波塞冬的方法,这些傻小子,真的是为了在洪水中挣扎的人而浴血战斗,对比加隆的行为,海魔女终于相信,拯救要比毁灭更符合爱的定义。
  身为毁灭者的自己,还能奏响传递爱的音乐么?神话里失败的塞壬是投海自尽的,当妖鸟的歌声随水流而逝,曾经的智慧和诱惑,都化作了绝望。
  究竟是封印宝壶存放于生命之柱中令人绝望,还是丧失了仇恨的意义更令人绝望?苏兰特知道青铜圣斗士是不会放弃的,加隆相信也好,不相信也好,迷惑的种子已经埋下,他会静心思考,还是继续疯狂下去,就随他去吧。
  倒戈相向的海魔女将长笛靠向唇边,舒缓的笛声在神柱倒塌的轰鸣和海底神殿不安的振颤中,有着出人意料的宁静与缠绵。
  “这不是死亡交响曲,你知道这曲子的名字么?”
  加隆冷冷地瞪着他,男人的眼底仍满是戒备,却也有了微微波动的茫然。
  “Kanon,Kanon and Gigue in D major for 3 violins and Basso Continuo。”苏兰特微带恶意地念出长长的全名,然后叹息着,转身离去。
  “加隆,你这样的人,和这么美的曲子真是不衬啊……”
  
  
  又一次地,加隆因他人的蔑视而感到无助,无视的眼神,冰冷的背影,那是他最痛恨也最畏惧的东西。“让那些不了解我的痛苦的人,品尝被统治的痛苦”,当初他是那样发誓的,为他被剥夺的自由和力量。加隆轻松摆脱了撒加的死所带来的激痛,但仅属于他自己的痛苦还是牢牢盘踞心中,不得解脱。
  波塞冬的神力呼唤着海龙的鳞衣,告诉他朱利安完成了最终的进化,在那样恐怖的小宇宙的笼罩之下,丫头片子的小宇宙温吞吞软绵绵的,就像……
  就像……
  不是的!不是的!
  十三年前他所感到的小宇宙没有现在这个广阔宏大,却又那么的清新,犹如雨后阳光刚刚穿透云层,柔和、光亮。
  我们指望光亮,却是黑暗。
  加隆跪倒在地,海的天空即将倾覆,压得他几乎透不过气来。
  指望光明,却行幽暗。
  披着海龙鳞衣的男人复又站起,迈开长长的双腿向宇宙之源飞奔。
  我要当面对质!
  接近崩溃的残柱,加隆胸中又涌起莫名的悸动,力量再度贯满全身,并增强了数倍,连波塞冬的小宇宙他都不再畏惧。
  没错,他才是那七海的王!
  那摇撼大地的三叉戟呼啸而来,裹着劈刺的快感,血腥的欲望,加隆将复仇,毁灭那个……黑暗的……自己……
  谁?谁在尖叫?娘们儿最让人烦的就是尖叫!
  加隆烦躁地甩了甩头,他抬手把散乱的长发拂到脑后,视线清明了,他看到插在胸膛上的亮晃晃的三叉戟……
  见鬼!
  加隆用一连串的诅咒竭力对抗着疲倦的阴影,从城户纱织惊愕的双眼中,他看到拔出凶器并鲜血喷涌的自己,因再也支撑不住而倾倒。
  女孩试图挽住他,加隆却已经闭上了眼睛,渐进的黑暗令他感到惬意,这是他一生也未享受过的宁静。
  
  “撒加,我好疼啊。”
  “忍一下加隆,就快好了。”
  “为什么我们要每天做这些辛苦的练习,都不能去玩儿。”
  “因为我们是圣斗士啊。”
  “讨厌死了,我最讨厌那个黄澄澄的东西!”
  “不要说圣衣的坏话,否则它不让你穿上它。”
  “哼,不稀罕!哎哟你轻点儿!”
  “好了好了。”
  “你包得好难看!”
  “别挑剔了,赶紧休息,伤才好得快。”
  “差劲,撒加对别人都好温柔,就不对我温柔!”
  “加隆不需要那种临时的安慰吧。”
  “为什么?”
  “因为,哥哥会一直陪在身边安慰加隆的……”
  
  失去意识之前,加隆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死亡是个吞噬五感的饕餮,不过脸上有湿湿的东西滑落下去,那感觉还是挺清晰的。
  妈的,这雨还有完没完……
  
  
  ※※※※※※※※※
  
  
  加隆醒来时,室内阳光满满,床铺暖洋洋的,舒服得叫人不不想起来。
  他浅浅伸了个懒腰,不可抑制地打了个哈欠。
  趴在桌子上打盹的人被打哈欠的声音惊动了,“加隆!”那人猛地起身,犹如一道蓝影扑至床前。
  “加隆,你可醒了!”
  紧蹙的眉尖,水汪汪的蓝眼睛,不是撒加又能是谁?
  撒加贴得那么近,加隆不由得往后缩了缩。好诡异!
  “呃,那个……我说……这是什么状况?”加隆很佩服自己的镇定,他还能思考,并提出问题。
  “你……”撒加只说了一个字,眼圈就红了,话也说不下去。
  败了!加隆重重地叹了口气:“哥,我说你……”不想撒加突然大力搂住他,只一遍遍唤着他的名字,加隆保持着一个奇怪的姿势,觉得自己快被撒加勒死了。
  撒加的发丝飘到他的脸上,搞得加隆痕痒难耐,一个喷嚏出去,鼻涕眼泪的好不狼狈。
  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声音问道:“撒加,怎么样了?哎,加隆醒了!”那人的表情一下子转忧为喜,金棕色短发,浓眉大眼,正是射手座艾俄洛斯。
  撒加总算放开了加隆,回身拿了纸巾拭泪,见加隆扭着脸吸鼻子,不由得笑了,又抽了张纸巾递过去。
  “怎么又伤心了……”射手座低声说道,语气里是掩不住的心疼:“瞧,加隆都被惹哭了。
  加隆一阵抽搐:“我可没哭。”
  艾俄洛斯转头,笑得一脸阳光:“醒了就好,你肯定饿了吧,我去叫厨房弄点儿吃的。”
  “慢着!”加隆咬牙切齿地说道:“过家家也玩得太像了吧,地狱里还有厨房?”
  那两人面面相觑,撒加一脸慌乱地摸了摸加隆的额头:“加隆,你没事吧?”
  加隆拂开他的手,“怎么回事,给我解释清楚!”
  撒加愣了一下,加隆的冷谈倒让他镇定了。“加隆,你昏迷了好几天,大概记不得了,我太心急了是我不对,可你也不该跑到斯尼旺海岬那种危险的地方去,我们救到你的时候,你已经陷在结界里,差点就没命了。”
  加隆恶寒:我自己跑到斯尼旺去的?
  撒加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加隆,哥哥怕了你了,你好好休养吧,我不会再逼迫你,不过,圣衣总要有人来继承的,你要实在不愿意,那就……”
  “什么继承?什么圣衣?”加隆迷糊了。
  “当然是双子座黄金圣衣,你连这事都不记得?”
  加隆怪叫一声倒在床上,混乱!大混乱!突然想到一件事,他又坐起来问道:“干吗给我?你不当了?”
  “撒加继任教皇,双子座黄金圣衣自然就是你的,你却说别人不要东西才给你,你也不要,耍小孩子脾气,闹出大事了吧。”艾俄洛斯含笑插进了兄弟俩的对话,“撒加,先别谈公事,加隆还饿着肚子呢。”
  “嗯。”撒加点点头,不好意思地冲着艾俄洛斯笑了笑。
  “你也早点儿休息吧,熬了好几天,叫人怎么放心?又不要我管你,又不爱惜自己,你想愁死我啊我的教皇大人……”艾俄洛斯拉着撒加的手絮絮叨叨,继而又揽住撒加的腰,撒加只是微微笑着任他抱怨,绵绵情意,日月昭昭。
  加隆彻底翻了白眼:“你们俩,给我出去!太恶心了!”
  
  
  这天翻地覆的变化是怎么发生的?路上杂兵们下跪行礼,称他为“大人”,那群黄毛绿毛紫毛的小不点儿也一口一个“加隆哥哥”的叫着,仿佛他从来都是这里的一分子,一切都那么和谐安宁,宛如天堂。山是那么的青,天是那么的蓝,加隆望着面前如画的风景,若有所思。
  背后传来长袍曳地的声响,一听就知道是谁。加隆转过身去,只见撒加迎风而立,衣袂飘飘,姿态之美,神态之清,好比来自天界的神使,令人心生敬慕。
  加隆不禁赞叹道:“一直想看撒加穿法衣的样子,果然漂亮得颠三倒四。”
  撒加莞尔,“你说话才颠三倒四。”他走近了握住加隆的手:“我也一直想看加隆穿上黄金圣衣的样子啊。”
  他刚要张嘴,撒加就摇头笑道:“你别误会,我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加隆抱起双臂,自然而然地摆脱了撒加的掌握,沉声说道:“如果我穿上黄金圣衣,这一切就太完美了,是不是?”
  “是的……”撒加轻声说道:“尽管这么回答会让你不快。”
  “这世上没有什么是完美的。”
  “嗯……我明白。”
  “所以问题就在于……”加隆猛地激动起来,“是谁!谁创造了这完美的一切?你?还是……我?”
  撒加的声音突然远了,“什么?加隆,我听不懂……”
  “睁开眼睛看看吧!”加隆一把撕开了衣襟,“背叛的烙印,永远都不会消失……”
  三个血淋淋的伤口,三张狞笑着的鲜红的嘴。
  美貌的教皇倒了下去,逶迤于地的法衣比绞碎的月光还要凄凉。
  结束了。四周那些亮丽鲜艳的风景,忽然间化作亿万个拼图碎片,它们一格一格地翻转,显露出漆黑的背面,黑暗渐强,五彩斑斓的梦境,终被拼接为淹没一切的虚无。
  
  
  ※※※※※※※※※
  
  
  加隆醒来时,潮水退去了,周围的一切,还有由死到生的感受,都是再熟悉不过的。
  鳞衣不知什么时候脱落了,海洋不再需要他,于是让他从哪里来,便回到哪里去。
  通向海底的道路已不是人类能通过的,命运为欺神盗世者安排的结局,就是困在斯尼旺的岩牢里,与死为邻。
  从右胸至左肋,三个排成一线的疤痕触手可及,伤口已经愈合,而疤痕仿佛天生就长在那儿似的,张着猩红的眼。
  加隆涉水走到岩牢的入口,望着槛外明灭的星光,突然间冷汗涔涔。
  这岩牢中的小宇宙,再次救了他一命。
  代代叠加的封印和结界,和十二宫一样都是由雅典娜的小宇宙幻化而成,城户砂织的小宇宙与其一脉相承也就可以解释了。岩牢的险恶本可致任何人于死地,但加隆求生意识极强,在昏迷中依然能激发黄金小宇宙与险境对抗,雅典娜的小宇宙加护于他,只因他本心未失。
  桀骜不驯的加隆,愤世嫉俗的加隆,在心底也依然保留着小小的,连他自己都看不起的愿望——
  兄弟亲爱和睦,大家……都幸福……
  加隆握着冰冷的铁槛潸然泪下,但他终究不能沉溺在那迷梦之中,加隆可以欺骗神,却不能欺骗自己。
  幸福虽不可挽回,他要去挽回尊严。
  加隆起身后退几步,他仿佛又看到了那命运日的魔影,燃烧着的撒加的眼中,那攫紧一切的欲望,也挟住了自己的半生。
  “听着!”加隆对着牢门外徘徊的影呐喊:“我再也不是你的影子!我比你所想的我要多得多!我将站到阳光的下面!而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出于我的意愿!”
  影散去了,海潮遵循着天定的规则,再一次涌向斯尼旺,也许封锁岩牢的结界会加深他的困境,但坐以待毙从来不是加隆的风格。
  被困的双子座周身燃起纯金烈焰,向嘲笑他的命运发出全力的一击。
  
  
  ※※※※※※※※※
  
  
  大水退去,各国忙着统计死亡失踪人口和经济损失,应对灾难过后的一系列问题:恢复社会秩序,加强防疫,帮助流离失所的民众安身,如此大范围的灾难,整个世界都应接不暇。此时希腊海商王朱利安·索罗宣布捐出全部财产做慈善之用,消息就像一个重磅炸弹,激起议论纷纷,有赞叹他的,也有说他做秀的,还有关心他日后怎么生活的,朱利安本人并无只言片语的解释,大家自说自话了好一阵,也就转向了别的话题。
  在海岸上发现人鱼的的传闻也曾轰动一时,官方随即出来辟谣,照片也鉴定为假,网络上有个关于人鱼的视频流传,仅十几秒钟模糊晃动的图像,谁也不曾当真。
  除此之外,斯尼旺发生的地震让文物专家很紧张,山崖底部垮塌了一部分,波塞冬神殿有轻微的损伤,但百废待兴,谁也顾不上那本来就没剩几根柱子的古老遗迹。
  渐渐的,奇闻异事不再是人们关注的东西,痛定思痛,更多反思的声音进入人们的视听,气象专家和海洋学者总结出的长篇报告,使温室效应、臭氧层空洞、低碳经济等成为讨论的热点,更多的民间组织敦促政府加入《京都协议书》。
  当然,人们绝对不会知道这场灾难背后的故事,毁灭与拯救,神话和真实,反反复复的人与神的对抗,已经尽数消失在那蔚蓝波涛的尽头了。
猜你会喜欢....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92解百纳
    2010-08-16 19:30:45发表

    大人请随心继续。我一直等。br>大人的双子,是我最爱的双子。

  • 米莲
    2009-12-14 09:36:18发表

    泪目,我要感谢读者还没丢弃这个坑 旧文?用首页搜索就行了

  • joeling2
    2009-11-23 17:41:19发表

    我有两年没有来朝花,变得不成样子,旧文都找不到了,没想到米莲大人竟然没有丢弃这篇文。实在是感激不

  • chenruilian
    2009-06-28 19:29:16发表

    ........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