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申请连接

我要投稿

会员登录

当前位置:主页 > 曾经沧海 > 太阳颂歌 >

玻璃之城[3]

发布时间:2005-05-01 08:00 作者:我为卿狂

<三> 荼蘼
“准备好了吗?这将是我最后一次挥动念珠了.”
“放心吧,沙加.”
沙加近乎完美的小宇宙,随着“A.E”的巨大冲击,猝然终止.
在那一刻,他与他的神,一切暂时的生,从来没有如此接近.
夜空中梵唱如烟.
他终于确信,生命种种,的确有迹可寻.
在近乎随意的一挥手之间,他生命中注定要完成的幻灭,启悟,得以完成.
没有人看见在最后的一瞬他的微笑,笑容好象玻璃一样清脆透明.
穆从来不知道处女宫旁有这样大的一个花园.
到处是紫色,白色,红色,淡黄色,粉青色的鲜花,他对花卉一无所知,一种也叫不出名字.
月亮升起来了,如玉般皎洁.
沙加回过头来:“穆,我不明白──”
他的眼睛如此清澄,那一刻穆觉得如果他要爱上一个人的灵魂的话,那他一定会爱上这轻盈得没有一丝重量的眼神.
他的能力与智能的小宇宙,在世间没有人能企及,人人都说他是最接近神的人,如此完美无暇的力量在他的手掌中,仿佛他能够掌握命运──
可是他也会迷惑,从他第一次产生迷惑开始,越来越多的迷惑.
此身不过是暂时的血肉之躯,他是由莲心中出世的人──
可是他无法跳出六道以外了,尘世的气息侵蚀着他,他也有了悲伤,他也有了愤怒,他也有了寂寞,以及更多更多生而为人的种种感情.
没有灵魂的莲花长出心来.
他们走到沙椤双树下,穆抬起头,看着那一树的花蕾:“为什么这两棵树没有开一朵花呢?”
“我决定把自己的生命封闭在这沙椤双树下.”沙加微笑着.
我的心已迷失,找不到自己了.
传说中佛陀会死在沙椤双树下,如果我还是沙加,那么我一定会死在沙椤双树下.
如果我无法死在这里,那么……
那天晚上整个圣域的人都被一种奇异的香气惊醒,似檀香而非檀香,似花香而非花香,清幽盈绕,如幻如梦.
没有人知道沙椤双树的花开了,在一轮皎皎的满月下,无数雪白的花朵成团成簇地,无比热烈地朝着月亮绽开,向着明澈的天空尽情喷吐着清芳.
暗香浮动,月光如酒.
没有人看到站在沙椤双树下沙加如玻璃般透明的微笑.
轻抚着树干,仰望明月.
穆,如果我无法死在这里,那么我已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人而已……
沙加的小宇宙消失了.
撒加,卡妙,修罗竟使用了被女神所禁用的“A.E”战法.
那一刻泪水止不住地从每一个人的眼中滚滚而落.
切肤之痛,不仅仅是因为沙加.
撒加你们不要忘了,我们也是三位一体的黄金圣斗士.
这个称号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让他们觉得可笑,好象只是命运对他们的嘲弄.
在“A.E”与“A.E”的碰撞中,让一切生命的骄傲都于无.
剥夺圣斗士的称号,将灵魂打上比畜鬼更低劣的烙印,
神还可以降给我们怎样的屈辱.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穆,你什么也不用说.”阴阴的树影中,沙加轻轻地说:“那不过是人生中幻觉的一种,放弃吧.”
空气中充满鲜花青草的气息,穆看着树阴中那清秀的人影,指尖传来轻微的痛楚.
真的只是一场幻觉吗?
我不会放弃,沙加.
将双手轻轻地环住自己,怀中那熟悉的温暖的空虚.
放弃它,我的生命就一无所有.
月色底下,穆突然微微一笑:“如果我们在这场战争都能够活下去,到那个时候,也许我会放弃.”
看着开到荼蘼的花朵在狂风中落寞飞舞,穆的眼泪无声落下.
那看尽滚滚红尘亦不动容的微笑的面具如花瓣一般粉碎.
他终于可以确定那并不只是幻觉,在那一刻他感觉到的真的是爱情.
在那一刻他是多么渴望能够亲口告诉他,在这世间并不只有踯躅独行的灵魂,有些爱情,并不象生命那般短暂.
平衡被破坏了,气压渐渐紧逼.
穆曾试着减少自己的力量来保持住平衡,可升龙霸的突然爆发让一切都无可挽回.
在爆裂的冲击震荡中,穆突然觉得非常非常的疲倦,痛苦强大得令他无法负担,甚至在被拉达曼迪斯生生地拋入地狱时,也不曾有这样的痛苦.

本贴由我為卿狂于2003年1月02日17:02:39在乐趣园〖朝花论坛〗发表.

下一篇:玻璃之城[4] 上一篇:玻璃之城[2]

猜你会喜欢....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