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申请连接

我要投稿

会员登录

当前位置:主页 > 曾经沧海 > 美爱源泉 >

冰梦之歌[3.1]

发布时间:2005-05-04 08:00 作者:璇儿

第三乐章 画冰成水(一)

冰河,静静地听我说。这也是你整个生命的悲哀的起源。撒加、星矢,你们也静静地听着。好不好?如果我有说得不完整的地方,请你们补充——雅典娜,黛梅丽尔,还有海丝丽娅——噢,对了,我忘了介绍了,这位是火之女神海丝丽娅,我们的大姊。她的圣火可以到达任何时间与空间——你们的复活还得多亏她呢。
瞧我,怎么拉拉杂杂地说了这么多?我一向没这么啰嗦的啊。也许我还想逃避……不,不能再逃避了。不能。让我鼓起勇气来……
没错,是我。一切都是我。是我——梦幻公主思思。今天,让我告诉你们我悲哀的根源。你以为只有你们会痛苦吗?我比你们痛苦一百倍,一千倍!你以为只有你们受着命运的摆布,而我是操纵你们的人吧?你们错了!我才是最大的受害者!
看吧……这只指环……像不像一把竖琴?波塞顿和赫尔梅斯都认出了它是什么。那不是我的东西。那是乾达婆王的魔法之琴。印度神族的乐神之尊——乾达婆王。我……只是她的替身。我是为她而存在的。
那是在多久以前的事?我不记得了。很久很久以前,一个女孩出生在印度神族。乾达婆王——前代的乾达婆王——无比恐惧地发现,那女孩的额头上赫然有一颗心形的印记!
传说,额上有心形印记的少女,会给印度神族带来灾祸,彻底毁灭他族……他们想杀死这个女孩,但,由于乾达婆王的拼命阻拦,他们只有将刚出生的小乾婆王送至泰坦神族。而我,所谓的梦幻公主,不过是印度最高神祗帝释凭空点化而成的……仅仅是为了让她的灵魂有一个栖身之处……我不是神,我甚至也不是人类。我什么都不是,连鬼也不是。神、鬼、仙、佛,我算是哪一界的呢?真是荒唐。
纵然有倾国倾城的绝代容颜又如何?纵然有无以伦比的魔力又如何?只要这种痛苦能够消失,我根本就不需要什么美,什么梦幻的魔力!我只想要我属于自己!属于我自己的生命!我不属于我自己!我恨——恨帝释,也恨那个女人——乾达婆王!我要毁掉他们!毁掉一切!所有一切!他们以为如此做了就能摆脱毁灭的命运吗?那就让我来毁掉一切吧!他们给予了我整个宇宙最强大、最无以伦比的魔力,我拥有泰坦族和印度神族的全部神力,那就让我尽情地利用吧!
是不是我太疯狂了?或许吧?但,但……你们有谁感受过那种痛苦?拥有一切,一切,但转眼之间却发现,我什么也没有!没有!没有!没有!!我一无所有!!!一无所有……
对不起,我太激动了。冰河、星矢,你们想不起来了,是吧?但,撒加,你是记得的,不是吗?你还记得吗?有一次,我跟一个银发少女在一起,被你给撞见了……
想起来了吗?一个银发银眸、骑在一只金翅鸟上的绝美少女……你不会忘的,是吧?那天你正跟你弟弟吵架呢,你们轰掉了一座山……嘻嘻嘻……你们最喜欢吵架了。明明相互真心地爱着,偏偏经常这样。结果还是我去劝架呢……其实我喜欢你也喜欢加隆,真的啊。雅典娜,别吃醋啊……呵呵呵……我真是博爱啊……啊啊,冰河,别这样看着我,我只是想轻松一下。我——怕自己无法再讲下去。对我而言,回忆是最最痛苦的事。我从来不敢去回想,我知道自己没有自我,也不属于自己。
好吧……让我继续讲下去……她来找我,求我回她的神族。她说,我具有最强大的力量,现在印度神族面临绝境,她求我救救她们。
我回绝了她。我告诉她,我没有亲手去毁灭已经算对得起她了。
她哭了,她求我,她苦苦地恳求我。她说,她们触犯了另一族,另一族要毁灭他们!她求我……她所用的一切语言简直足以让石头人动心。
只可惜她碰上的是我。
我问她——对了,她是迦楼罗王——乾达婆王的肉体现在在哪里?
她流泪了——泪水仿佛永远伴随着她一样——她说,早在点化出我之后,乾达婆王的肉体就无端地消失了,没人知道她在哪里。
我说,好呀,那就让你们印度神族先毁灭吧,然后我再找到这个女人,杀掉她。
她走了。那时,我正坐在水边,我看到了自己在水中的倒影——那一瞬间,我觉得好恐惧——那个女人是我吗?
那个苍白得像死人、眼睛像两块凝固的彩色宝石的女人是我吗?是我吗?是我吗?是我吗?
梦幻公主的眼睛不再有流动的光彩,那意味着什么?
当时,我不知道;但后来,我知道了,我明白了,我明白了……那代表着“血”和“死亡”……

那个时候,我明白了自己的来历。我向水中的自己冷笑。我发誓,我要让血腥常伴我左右。只有血会让我满足。我相信,只有血可以洗清一切爱恨情仇。
那时候,我跟赫尔梅斯相爱。他恐怕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我的人。比你还了解,冰河。但我不了解他。他身上有很多不可解的地方,比如说,他那出奇的能力。
从那个时候起,我就以折磨人为乐。我将那美艳的复仇三女神化为鬼怪一样的容颜,我唆使宙斯命人造出潘多拉,给人间带来无穷无尽的灾难——唯独留下了希望……而这“希望”,又给赫拉克勒斯和赫蓓带来了灾难……我让不和女神在人间撒布不和的种子,让人人互相仇恨,互相残杀……
我知道,其实仇恨的种子在我自己心中。我只是让希望泯灭了,如此而已。我怨恨一切。把这个秘密埋藏在心里是件痛苦的事,但我无人可倾诉。只是偶尔地,我看到赫尔梅斯总是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仿佛要看到我的内心深处,让我隐隐觉得恐惧。我害怕他。他让我觉得高深莫测。
我又扯远了。让我继续。
好吧!宙斯利用黛梅丽尔和安芙朵琳蒂,逼哈迪斯和波塞顿就范,让他们把奥林匹亚拱手相让。哈迪斯爱黛梅丽尔爱得太深太真挚,那份执著令我为之颤栗。黛梅丽尔,我知道你不会原谅我。但,哈迪斯也爱我,是作为一个兄长在爱我的。我实在不忍看他痛苦。我无法看着他永远永远地在黑暗的冥国里孤独和痛苦。我不忍,不忍,我真的不忍心!
那样看着我做什么?认不得我了么?冰河。你以为我就真的没感情?
我知道我不可能让黛梅丽尔回到他身边。黛梅丽尔,是的,今天,我可以对你说出真相了。是我让阿芙洛黛蒂和爱洛斯把贝瑟芬妮带到冥府的。
我想让她做你的替代品。你们俩长得很像——非常像,只是贝瑟芬妮比你更开朗、更活泼。我想,春之女神,应该能给黑暗的冥国带来一丝青春的气息。
请你别恨我。你也爱哈迪斯,不是吗?你爱他胜过你自己的生命。其实,你在心里也默许了,对不对?以大地女神的能力,足以闯进冥府大闹一场的。哈迪斯不可能违逆你的意思,只要——你肯出现在他的面前。
那天……我还记得……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百花盛开,贝瑟芬妮常常去玩的那片草地,因为有着春之女神的护佑,格外的生气盎然……
阿芙洛黛蒂一向对我的话言听计从。她乖乖地把贝瑟芬妮带进了冥府。那个小女孩真是天真……阿芙洛黛蒂对她说有好玩的地方,她就毫不怀疑地跟了去……
冥府的门敞开了。是我叫赫尔梅斯打开的。我坐在水边,望着她踏进了冥府。
我知道,她永远不会回来了。
那一刻,百花凋零了……一瞬间,我有点后悔。我害怕看你的眼睛,黛梅丽尔。我怕你眼中的悲伤,和对我的恐惧。
哦,冰河,转过头来,让我看看你的眼睛。啊,想起来了,就是这双眼睛,冰蓝色的眼睛,像冰,冰,冰……冷得让人心寒……
她看着贝瑟芬妮,那种眼神让我甚至都不寒而栗……
杀贝瑟芬妮,都是她的意思。哈迪斯恐怕也没想到她会这么大胆吧!那冰一样的外表下,隐藏的也是冰一样的感情,一种冰一样的冷酷和不顾一切、不计后果……
有时,我甚至觉得我佩服她。我想我永远做不到她这样的冷酷无情。我总会被这样那样的事所牵绊,让我——无法做自己想做的事。你们都说我决绝冷酷,我倒觉得我软弱。

那时,我绝望了。我找不到那个女人。那个让我痛苦终生的女孩!乾达婆王!我找遍了所有的时间和空间,我依然找不到她!那个额上有着心形印记的女人——她究竟在哪里?我觉得自己要发疯了。
我疯狂而嗜血。赫尔梅斯总是冷冷地看着我,带着笑看着我的疯狂。他会帮我。但他依然保有着一副悲天悯人的心肠。最后……也是他救了整个人类世界。
唉,冰河,星矢,求求你们想起来吧。否则我要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找到麦妮玛茜娜。只有记忆女神,才能唤醒你们沉睡的记忆。
冰河,星矢,还有紫龙和瞬,是神代时雅典娜的四名护卫。而一辉……唉,这个还是等会让你们的雅典娜来讲吧。我们会把一切都告诉你们。我们已经在斯尼奥岬上起誓,要让我们所深爱的每一个人了解事实的真相,而不是永远埋藏在我们的心底。
因为雅典娜执著地爱着人类,她尽了一切力量来保护人类。她惹怒了宙斯。宙斯要杀了她。这次,哈迪斯、波塞顿都参战了。那一战惨烈得无法想象。
也许,我们都爱着这个世界。但,每个人爱的方式不同。有的想彻底净化这个大地,有的想捍卫人类自身的权益。赫尔梅斯和雅典娜就属于后者。而我……我想我至今也没弄清楚我对这个人类世界的感情。或许,我爱它超过自己的想象范围吧。
不管雅典娜的圣斗士有多顽强,但毕竟宙斯三兄弟的力量太强大了。你们记得吗?撒加总知道吧?我在说废话。你为此牺牲了你自己。
赫尔梅斯愿意以他的葛利昂让众神沉睡。不管是多少年……几千年,几万年,哪怕是永生永世都无所谓……最好是沉睡到时间和空间的尽头,永远不要再醒来……
条件是要你的生命,撒加。对吗?要雅典娜最心爱的人的生命……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葛利昂要发挥它最大的力量,必须要以她最爱的人来作血祭。这是任何人也改变不了的事实。而且——是没有来生的、永恒的死亡……
雅典娜,我忘不了你那一刻的悲痛。你彻底崩溃了。你——毕竟是个女人。那一刻,你只想做一件事,就是随他而去。你已经忘了世界,忘了人类。你说,不能让他一个人孤独……你扑在他身上哭喊,你的眼泪让天降暴雨,让电闪雷鸣……你的悲伤,让冰山都崩塌了……你掀起的海啸比波塞顿更强烈……你让日月无光,天地一片黑暗……你知不知道,那个时候如果不是赫尔梅斯拦住你,真正毁灭人类世界的就变成了你?
你终于感动了我。是的,你感动了我。我以我的力量护住了他的魂魄,让他的元灵不至于消散。我答应你,在适合的某一天,让他转生……
然后……众神沉睡了。除了我。冥王之力,让我能够在世间轮回。
我不知道自己的前世。但我仍然拥有无以伦比的美貌,以及——残存的能力。那已经足够了。我冷血地游戏人间,以看别人痛苦为乐。直到今生。雅典娜与哈迪斯重逢。哈迪斯的死,是解开我的记忆和力量的钥匙。那一刻……还记得吗?那一天,大地被黑暗与死亡笼罩着……你们回到了光明的世界,而我却来到了那个即将毁灭的黑暗的国度……
经过无数世纪的等待,我终于醒了。这个时候,世界将面临另一场浩劫。我的苏醒,将使这个世界变为炼狱。
这是冥冥之中的那只手对我所下的诅咒。
在我苏醒之后那四年,我在默默地想,想自己生存的意义。那时候,我知道,她已经离开我了。那个女人的灵魂已经不在我的身上了。那魔法之琴现在也只是一具空壳。
我要找到她,我要杀了她,我要彻彻底底地毁灭她!没有她,我才能获得新生!没有她,我才能拥有自己的人生!
我对梦幻公主这个生命已经厌烦了,我要过新的生活!她的肉体在哪儿?她的灵魂又在哪儿?
毕竟我们曾经是一体的,我模模糊糊地意识到,她也已经苏醒了……我要找到她!找到她!否则我无法生存!
这时,我终于见到了你,冰河。我以全部真心爱着的人。我不知道该如何说清我的感情。总之,生命,失去了你以后,就是死亡——和地狱。
冰河——我爱你。不管哪一生哪一世。然而我总是毁灭了你,牺牲了你……我本来是发誓不告诉你有关前世的一切的,为此,我杀了奥洛拉,杀了贝瑟芬妮。我甚至想杀雅典娜……
我不能再失去他了。我已经尝够了失去他的感觉。那是种彻底的绝望,无法言喻的痛苦,深澈入骨的悔恨,和最终的麻木不仁、无动于衷。
不想再用虚无飘渺的来生来给予自己希望了。我找到了命运三女神:克萝索、娜海茜丝、阿愁波丝。我要看今生今世命运的最后结果。
都知道吧?克萝索纺生命线,娜海茜丝拉线,而阿愁波丝——斩断生命线。我在她们栖身的命运之谷静坐了整整一个月。我用尽了一切法力,只为了要看今世的结果。
令我迷惑的是,那生命之线仿佛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拨弄着,在变动着……至少,我看不到自己的命运。不过无所谓。我看到了自己要看的东西。
没有什么需要做的了。只有一件事:杀贝瑟芬妮。我不想杀她,但我一定得杀她。杀了她就没有来生!
然后……就是等待……直到命运的最终点……


~待续

下一篇:冰梦之歌[3.2] 上一篇:冰梦之歌[2.3]

猜你会喜欢....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