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申请连接

我要投稿

会员登录

当前位置:主页 > 曾经沧海 > 美爱源泉 >

磁娃娃[6end]

发布时间:2005-05-04 08:00 作者:伸缩自在的爱

6
打从一开始,我就对神不抱好感,黑帝斯也一样。
这位神尤其看起来心理扭曲,从他的那些手下到他冥府里的摆设,无不透出此神极度的心理变态倾向。我猜他不是个彻彻底底的自恋狂,就是个重度精神抑郁症患者……
哦,对了,做人要公平,不能只揭对手的短处——在我们黄金圣斗士这边也有一位神——的转世:处女座沙加。

我终于又见到沙加了,在地狱的尽头,叹息之壁前。
他被这堵墙弄得焦头烂额,差点在我们来之前再次自爆……我从未见过如此狼狈的沙加,满脸鲜血,宁静空灵的神情早已不复存在。他在真正的神面前,变得象个彻头彻尾的凡夫俗子。
然而当穆走到他身后,说出:“要死也得等到全部珠子变色之后!”这句话时,沙加露出了从我认识他起就没见过的惊异表情。他不敢相信地望着穆,脸上那层浮燥的杀气渐渐安静下来。只是一瞬间,天空色的眼瞳再次变得澄清透明……佛祖转世的他,终于又恢复到从前的样子。
那一刻,我看到雍容华贵的神情同时也回到了穆的脸上。

如果说我是在什么时候才相信我们不是被女神操纵的一群傀儡,我想就是在那个时候,十二位黄金圣斗士齐聚在叹息之壁前,要用自己的全部力量摧毁神迹的那一刻,我突然明白如此之大的力量是不可能被操纵的。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有他要奉献出自己全部力量的理由。

也许阿布罗迪只是因为他心爱的玫瑰花儿需要阳光;
也许修罗是为了他一贯忠诚的名节;
也许迪斯在真正见识过地狱之后,再也不能忍受这里的阴暗;
也许艾奥里亚真的只为地上再也不能有阳光的一时意气;
也许撒卡是为了生而为人的尊严;
也许亚尔格迪是为了圣域山脚下那群终日恐慌的人们;
也许艾俄罗斯是为了女神的安危;
也许童虎是为了243年来一直肩负的使命;
沙加一向我行我素,我猜他在潜意识里就是把自己当成救世主的;
穆更是不会容忍邪恶横行;
卡妙……不管他是不是跟穆一个心思,总之他到哪里我就到哪里……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想法,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爱和正义。

金色的光芒在十二个人之间慢慢伸展,小宇宙的燃烧带给这个漆黑的地狱一轮阳光。
我知道我就要死了,再也登不上上好松木质甲板的西班牙大帆船,再也不能亲手放一发重加农炮……不能躺在阳光充沛的驾驶室顶上边喝葡萄酒边钓鱼,不能痛快地大抢特抢别人的金银珠宝、搂着各国美女在酒吧里跳舞打架……
不过,我的小宇宙和对面卡妙的渐渐相融,突破了各自的边界,从我身上发出的光芒连上了他的……
黑色的深入地下的地狱里,我头一次觉得自己象天上最亮的那颗星辰。
金色的长焰从艾俄罗斯的箭尖喷出,我在那一刻听到耳边绝响的轰鸣……


“……妙妙……?”
“你在么?”

“……我在……米罗……”

“……叹息之壁已经破了吗?”

“嗯,已经突破了……”

“那我们……已经死了吧?”

“嗯……”
“你看得见黄金圣衣飘浮在空中么……?我们已经再也不需要它们了……”

“我们变成魂魄了……?”

“不……我们现在只是一把浮尘罢了……”

“浮尘?……算是尘土吧?”

“……随你怎么想……反正就是无影无形了……”

“想听听我现在的想法么?”

“嗯。”

“我想也许很久以后的某一天,我们会被人收集起来,我和你。”
“他会在我们的尘土里倒上一点水,和成泥,然后烧成磁娃娃——”

“磁娃娃?”

“就是在俄罗斯集市上卖的那种!一个大娃娃里套着许多小娃娃,一个接着一个这样套着,最多的可以套十几只呢!”
“然后他把我们涂上颜色,画上图案,烧制成形……我们会被人们买回家去,摆在漂亮的柜子上……”
“也许有一天我们还会被不小心碰掉在地上,不过我们是很多层套在一起的,所以一定不会碎掉……我们可以这样在一起很多很多年,直到买我们的人不喜欢我们了,把我们扔在阁楼上……”
“这样我们还可以在角落里静静呆着,每个我们都可以互相聊天逗乐,就这样一直在一起……直到房子跨了,木板朽了,我们落进泥土里……再次变成灰尘……”
“这样不是很好么?妙妙?”

“……可是我们已经没有灵魂了……米罗,我们的灵魂马上就要消散了……”

“如果我们还可以拥有灵魂的话,我愿意跟你一起做个磁娃娃……但是我们这就要消失了……这世上再也不会有米罗和卡妙存在……任何形式的存在……”

“米罗……?”

“……你在哭么……米罗?


据说奥林帕斯山在一次人界与冥界的冲突后爆发了原因不明的家庭矛盾。兄弟子女们之间不和,做为一家之长的宙斯也舒服不到哪里去。然而毕竟那里与凡人世界距离遥远,这段小插曲并没有编成诗歌或传说流传下去。过了没多久,家庭冷战就结束了,也许宙斯又许了一些无伤大雅的小小承诺吧。


春日,晴朗的爱琴海边。

“唔……”
“……妙妙……你觉不觉得你的这种爱好有点不正常……”
“不要说话……我在专心干正事。”
“……嗯……好痒……”
“……别动……”
“……唔……我不想扫你的兴……可是你这样压着我喘不上气……”
“……你就闭上眼睛好好享受吧!”
“……啊……”

被埋在半尺深的沙子下面,不论是谁都不会认为这是种轻松的享受。可是偏偏这个固执的卡妙就喜欢这样,而且现在还要拉上我,一起躺在沙滩上晒太阳。
我们复活了,没错,就是在半个月前。
女神并没有装神弄鬼地对此来上一套说词——哦,错了,她是女神,所以并不需要特别地“装神弄鬼”。
所以活了就是活了,我看除了自虐狂之外没人会对这个问题过分地计较什么。

“穆好象要回帕米尔了?”在寂静的天空下出神的卡妙突然开口道。
“嗯?这么快?”我睁了睁快要被暖暖的太阳晒化的眼睛,醒了醒神儿说。
“……他好象不打算再回来的样子……”
“哦……那沙加呢?”
“不知道,他这两天足不出户呢。”
一阵微风掠过,几绺青色的发丝扑在我的脸上。
“他们是不是吵架了?”我嗅了嗅发丝上那股熟悉的味道,惬意地眯起眼睛。
“也许……”
“如果真是这样可不好……他们俩可是很要好的朋友呢。”
那么轰轰烈烈地死了两次,卡妙却还是改不了爱替别人操心的坏毛病。
“就是因为‘很要好’,他们才弄到现在这步田地吧!”重重地哼了一声,我心有不甘地说。
“穆真是个死心眼儿!沙加有什么好?偏要跟这个神不神,人不人的家伙较真儿……那个佛祖转世的家伙,什么时候你见过他站在穆这一边了?”
“……话不是这么说吧……我觉得沙加待穆很好呀!”
“哼!假仁假义!就凭他那副臭脾气,我敢跟你打赌,他死都不会向穆低头的!”习惯性地用头发搔了搔卡妙的脸,看着他皱眉的样子开开心。
“你不帮帮穆么?”重重拧了一下我的手,成功制止我的骚扰行为后,卡妙说。
“帮穆?帮他修理沙加没问题!我早看沙加不顺眼了!”我揉了揉痛处,龇牙咧嘴。
“嗯……不如这样,我来制造一次让他们和好的机会,然后咱们俩打赌……就赌一千块吧!我押穆最后会主动让步!”
一想到穆那副委屈样子我就来了精神,一骨碌爬起来,兴致十足地冲卡妙说。
“……你也不觉得太损了点……?”卡妙鄙夷地看着我。

爱琴海的天空很蓝,就象许多年前,我根本不知道什么圣战、死亡时一样。
白色的云朵层层叠叠地压在远处的海平线上,象是美味可口的杏仁冰淇凌。
象这样的天气里,可以自由自在地晒太阳睡午觉……再加上卡妙在身边——所谓的幸福,莫过于此吧!

“米罗啊……”
“嗯?”
“你有没有恨过我?”
“……嗯,现在不恨了。”
“对不起,总是把你弄哭……”
“喂,请你说话时注意不要歪曲我的形象好不好?我哪里总让你弄哭了!”
“呵呵……因为我总是不小心看到你流泪啊,从第一次见面起。”
“告诉过你说话注意点了!你怎么还在玷污我的英雄形象啊!”
“好、好、好,我不说了,你放心,我是不会全部告诉沙加和穆的。”
“……你,你这话什么意思?”
“呃……以前我们聊天时说起小时候的事,比过十二宫里谁最爱哭来着……”
“啊?!”
“啊,那不是穆么?他来告别的?”
“谁?在哪儿!”
一下子跳起来,四顾空荡荡的海滩。
“就在那边啊,快要过来了。”卡妙躺在沙子里,不紧不慢地望着圣域的方向。
“你给我起来!”
一把拎起罪魁祸首,把他拦腰扛在肩上。
“喂!干什么!米罗!沙子全漏到衣服里去了!”卡妙抗议道。
“不要出声!”
“你要干嘛!”
“不干嘛,我要你跟我一起去当海盗。”
“什么?”
“不许叫!小心被穆听到!”
“我们现在就去港口,买条大帆船,然后装上葡萄酒——出海!”
“……你是不是脑袋发烧?”
“你这个战利品,不要口不择言!”
“谁是战利品?!”
“你啊!你是第一件,以后还会有第二件、第三件……多到我得专门修个宝库才能装得下……”
“你还有第二件第三件啊……!”
“嘘!不准叫!穆往这边看了!抓好我,我要用光速逃跑了!”
“放我下来你这个大混蛋——!”

“哈哈!我来了!地中海!还有全世界的金银珠宝各色美女——!”
“米罗——!!”

春日,爱琴海边。
今天也是个扬帆起航的好天气。

             -------完了啊~~~~终于完了~~~~~~~
....这样填坑会死人呐~~~~~~~~~各位看文的大人也辛苦了~~~~~*^_^*

本贴由伸缩自在的爱于2003-3-5 19:36:14在朝花论坛(临)发表

下一篇:青鸟[5] 上一篇:磁娃娃[5]

猜你会喜欢....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