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申请连接

我要投稿

会员登录

当前位置:主页 > 曾经沧海 > 美爱源泉 >

[月龄系列]猶予之月[all]

发布时间:2005-05-04 08:00 作者:Desiree

猶予之月

特洛伊
深夜
战营连绵
血与火的气息
月光
阿喀琉斯
双耳的金甏
命运

死亡
年月不详
我伸出杀人的手,离我半肘远的地方,有人。
空气里有一丝焦糊味,那个人将头俯下来,味道更浓烈了。
明亮的眼睛,乌黑鬈发,是的,你来了,像每个夜晚一样,我的帕特洛克罗斯,裹着常用的衫袍,边角上有焦炙的痕迹。

我们
拥抱
熟极而流

阿喀琉斯的唇在他脸上游移,他的脸比帐外月光还要冰冷,“怎么了,帕特洛克罗斯,”他说,“你不快乐吗?”
“不,”他在他耳边说,没有撩动半点空气,“看我,阿喀琉斯,我在微笑。”
额角上有细碎伤痕,阿喀琉斯皱起眉,用手抚了抚,“让布里塞伊丝给你上点药,知道吗,阿伽门农把她还给了我,当然,你一定知道,我的一切你都清楚,我需要她来繁衍后代,以便不对任何人负疚地和你在一起,她很美,你曾提议我娶她,可是帕特洛克罗斯,不用这样来试探我,没有人会比你更美,海伦,令一千艘战舰出海的脸,也无法比你身上任何一处光荣的伤痕更让我狂迷——这个伤痕是什么?”
他指着帕特洛克罗斯锁骨上一个仿若铜枪搠出的伤口。“帕特洛克罗斯,我从不知道你受过这么重的伤,尽管它很美丽,是谁伤了你?特洛伊人?阿马宗人?阿开亚军汉?即便那个人是我,我也要为你复仇。”
他的脸上有幸福的光辉:“哦,阿喀琉斯,这是为爱而受的伤痕,是它使你我密不可分。但是,请为我复仇吧,如果你愿爱我直到哈迪斯的府第。”
“我爱你,胜过任何朋友任何亲人,甚至为我夜夜悲啼的父亲。为了布里塞伊丝,我与阿伽门农反目为仇,而你,帕特洛克罗斯,为了你,我可以和宙斯争斗。”

他的脸是冷的,嘴唇是涂了鲜血似的火热,这让阿喀琉斯想起遥远的情景,古平原的阳光——
我们第一次亲吻,是战场上,青铜胄甲在血腥狂风中摩擦嘶叫,黑色鬃冠奕奕飘扬,你的,我的,身上都是鲜血,猛禽撕咬似的吻,是的,有血,沸腾鲜血滚下咽喉,烧灼每一寸血肉,我咬伤你,是的,是的,你的眼睛里有同样杀气,从这刻起我不再哀叹必死的命运。来吧,特洛伊,黑腻的土地拥抱我吧,我盛赞残酷的你,感谢你让我们毙命于一处,我们必需用死亡相爱,死亡的永恒才可与我们媲美。
欲望的火焰在胸中翻腾,从心口燎起,直到每个指尖。美好,唯有美好二字可以形容,没有精神能抛弃肉体存在,感官治愈灵魂,灵魂治愈感官。
“帕特洛克罗斯——”一声充满情欲意味的呼喊。

阿喀琉斯醒来,手上留着一层油脂膏光,这个黎明,他焚烧了帕特洛克罗斯的尸体,含泪捡起灰堆中的白骨,用双层油脂封包得严严实实,放入金甏,送进自己的营棚。



本贴由Desiree于2001年10月30日19:47:25在乐趣园〖朝花论坛〗发表.
猜你会喜欢....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