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申请连接

我要投稿

会员登录

当前位置:主页 > 曾经沧海 > 美爱源泉 >

[月龄系列]渴海[all]

发布时间:2005-05-04 08:00 作者:Desiree

渴海

这是一家小酒吧,这是一家恶名远扬的酒吧,这是一家古怪的酒吧,怪就怪在它的名字——叫:
“宙斯爱上伽倪墨得斯;阿波罗爱着辛尼拉斯、扎辛特俄斯、雅辛托斯、弗巴斯、许拉斯、阿德墨托斯、西帕瑞斯、阿米克拉斯、特洛伊洛斯、布兰克斯、提姆尼俄斯、帕勒斯、波丘伊俄斯及奥菲士;狄俄尼索斯爱的是拉奥尼斯、安普勒斯、喜门颂、赫耳马佛洛狄忒和阿喀琉斯;阿斯克勒庇俄斯爱希波吕托斯;赫菲斯托斯爱珀琉斯;潘神爱达佛尼斯;赫耳墨斯爱的是佩尔修斯、克莱斯、忒尔西斯和奥德瑞西斯;赫拉克勒斯则爱着亚伯德勒斯、得瑞奥普斯、伊俄卡斯托斯、菲洛克特洛斯、许拉斯、波吕斐摩斯、黑蒙、柯勒斯和欧律斯透斯”
里面的陈设很简单,原木桌椅,黑铁镶着边,没有墙,四面都是镜子。落地的,无缝隙的大镜面上,用粗笔写了歪歪扭扭的字迹,偶尔甚至有古希腊的诗句,譬如说:“十七岁的少年只有宙斯才能享用”之类。最上品,最放荡不羁的人和酒在这里来来往往,川流不息。正派的市民走过门口,总会不自觉地皱皱眉,脾气烈的人有时会扯着嗓子指桑骂槐,那时,就会看见老板悠悠闲闲走出来,大姆指指着背后的招牌,说:“嗨,老兄,我们得比神明做得更好。”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庆典,主题当然是歌颂雅典娜女神。在这个神圣不可侵犯的时刻,人们总有意无意绕过那里。

“哐”地一响,一只穿着长靴的脚踢开店门,里面喧嚷的人个个向门口斜了一眼,口哨声此起彼伏表示欢迎。
脚的主人有一头粗硬的蓝发,不驯地逆立在风中,他伸出左手抹了一下,右手搂着另一个人的腰。那个人穿着深色的风衣,丰盈的湖蓝长发垂过腰际,指间挟着烟,襟上别了朵红玫瑰。现在是冬季,它好像一块燃烧的红玉刺伤铅灰色天空的自尊心。
“来吧,阿芙罗。”
他拥着他往里走,嘴角已经挂上惯常的游戏笑容。
“算了,我还是不去了。”他吐出一缕青烟,又猛吸了两口。
“怎么,腻了?”转过身凑近他,摘下他叼在嘴里的烟,尝几口,向那张美得令人神魂颠倒的脸喷出一串烟圈,饶有兴趣地打量着他。
“呵……倒也不是……”
门一直开着,朔风呼呼地往里面灌,吹得壁炉里熊熊火焰也有点萎缩,几个不耐寒的人忍不住,还没等阿布罗狄说完话,就嚷开了:“喂!迪可,你小子要说话滚远点,少拦道!”
随着高亢的咒骂,有东西被掷出来,迪马斯略侧一侧头,一瓶1933年分的红酒就擦着耳边呼啸而过,“铛”一响落在街心,艳丽的酒浆像一滩血,缓缓渗进石缝去。
迪马斯一脚踹上门,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似地继续问:“那么,是什么呢?”
“时间差不多了啊,迪可。”他侧头瞄一眼远处庄严的教庭,“我该去晋见尊贵的教皇了呢。”
“哦……这里不好么?”
“当然不是,不过,还有别的事啊……”
“还有?”
“还要在雅典娜那个老处女的面前,上演最最渎神的行为啊。”他吻着他的唇说完这句话,笑意盈盈。
“那敢情好。”迪马斯并没有推开他,两人热烈地拥抱着,当着街上众人的面,烟越烧越短,直到烧上他的指尖。
扔下烟蒂碾了几脚,他反手打开酒吧门,边朝里面退去,边挥了挥手:“GOOD LUCK,阿芙罗!”
阿布罗狄看着门在他身后撞上,听见里面立刻起了一阵大骚动,乒乒乓乓开始砸酒瓶砸椅子砸他们最引以为傲的七弦琴。
转过身,他用傲慢的眼神扫了周围一圈,每个人都挂着嫌厌的表情低头匆匆而过,只有一个,三四十岁左右,穿着干净朴素的衣服,站在不远处直勾勾地看着他,眼底里最明显的是惊讶和不屑,明显到隔了十几米阿布罗狄都能清清楚楚感出里面的荆棘。典型的良识派市民。
阿布罗狄取下襟上的玫瑰,朝他走去。
他像阵春风一样掠过那人身旁,近得连呼吸都能拂过他脸上,指间玫瑰轻佻地扫过他的下颌,烫得他往后跳了一大步,神色里充满畏缩。
阿布罗狄放声大笑,将花朵抛在他脚尖前,媚人的眼波逼紧他:“来吧,宝贝,替我织七尺镂空黑纱作头巾。”
看他通红了脸,他又大笑起来,笑得弯下了腰,一群白鸽被笑声惊得飞去,扑翅声划破天空。他不停地笑着往山上走,风衣下摆被风撩起来,如同一对黑翼。

那个老实人在冬天的风里立了半晌,终于,趁人不注意时弯下腰,瑟缩而飞快地捡起那朵华丽的玫瑰,好像唐何塞捡起卡门的那朵刺槐花,只能捡!

PS:阿芙罗是阿布罗狄的昵称,因为觉得很好听就拿来用了。
PPS:那个店名来自《古希腊风化史》,是所有的神与他们同性恋人的清单。



本贴由Desiree于2001年11月01日17:13:09在乐趣园〖朝花论坛〗发表.
猜你会喜欢....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