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申请连接

我要投稿

会员登录

当前位置:主页 > 曾经沧海 > 美爱源泉 >

夜莺[all]

发布时间:2005-05-04 08:00 作者:Desiree

想来想去,还是贴吧,团长要是觉得不行就立马删吧,D自己也吃不准这个尺度。

很久很久以前,夜莺是只活在夜里的,它们在大地上飞来飞去,躲避白昼的追赶,因为它们是从月的精魂中诞生,注定要在阳光下化为灰尘的。
有一只夜莺,它有纯银的羽毛,黄金的冠,红蔷薇一样鲜红的喙,晨光般淡黄色的足和黑珍珠的眼睛;它的歌能让严冬也盛放玫瑰,月亮徘徊,与太阳争辉,即使隔着坟墓,爱也为这美妙的曲调无尽延续。
它是音乐的帝王,夜的主宰;然而就是这只夜莺,爱上了一株荆棘。
一眼就爱上了他。

米诺斯半个身子探在床外,屋子里飘荡着梦魇的气味。他的长发直披到地上,一只手垂过床沿,指甲有隐隐的青黑。
他的嘴唇颤抖着,在夜晚放荡的注视下颤抖着,呻吟、呼喊、诅咒、爱恋着那个人的名字。
他不愿叫得太大声,不舍得把自己心底隐密的爱暴露在现实中,他要细细地品尝,享受着唤出他名字时,唇齿轻触带来的甜蜜诱惑,那是他的气息,缠绕在自己的舌尖。米诺斯没有抬起埋着的头,他的手却扭绞着床单,指甲泛了白,手背上却显出淡青的筋络。
身上披的衬衫是他的,自己偷偷拿来,裹住因为想他而忽冷忽热的身体。残留的不浓烈的烟味呛进肺里,一缕罂粟的丝,牢牢勒进五脏六腑。

那是一株有毒的荆棘。
它不怕,它的心里充满了爱,死亡也不在它眼里,还有什么会怕。
夜莺栖息在荆棘的身边,它想落在他的梢顶为他歌唱,唱自己心中对他的爱情。可是他摇头拒绝了它:“夜莺,美丽的夜莺,离开我吧,你们该爱的是玫瑰,不是我这有毒的丑陋荆棘。”

“米诺斯,你疯了么?”
他重重地推开我,力气好大,我撞在法庭的石壁上,骨头都要碎了,我把自己紧贴在冰冷的青石上,但我的心在呼喊狂啸,肉体传来的寒冷却让我心里的火发疯一样燃烧,就在那么方寸之地肆虐蹂躏,血冲上了我的眼睛。

它急切地喊,充满激情,惟恐无法表达它的心:“不,我爱你,我只爱你,你只有毒,只有粗硬的枝条,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你的枝条比柔嫩的花瓣更美,你的毒比细小的花刺更尖锐,也更动人。”

他听着我嘶哑了喉咙喊出来的话语,我看不清他有什么表情,他在鄙视?嘲弄?吃惊?还是怜悯?
说吧,说你不能离开我,谎言也好,欺骗也无所谓,为了这个错觉,我可以用一辈子去换取。

“你年轻,你也美丽,你不倦地飞翔在每个夜晚,没有一朵花不为你的歌动心。而我,我不能动,也不懂音乐……”
它打断他的话:“我可以不要翅膀,可以不要声音,可以不要世界上任何一种美丽!!”
一阵风掠过,他发出低低的笑声:“别说傻话了,你只是在为自己无法得到一切而闹别扭。快走吧,太阳就快升起来了,听我说,去找几枝玫瑰,为她们歌唱,为她们停留,然后你就会忘记我了。”
夜莺还想要说下去,东方的晨光已开始敲响丧钟,他无可奈何地拍拍翅膀,随着夜的脚步离去。

还能说什么呢?
我再不走开,就连最后一点尊严也没有了。我是米诺斯,是冥界的首领,是随时可以找到艳遇的浪荡子……是一个正在爱的人。
我就听他的话,去找几枝玫瑰,然后再去忘记他。

过了很久很久,几百个日日夜夜,夜莺有时也再来,但它不再说什么了,荆棘越长越高,刺也越来越锋利,已经像语言一样可以伤人至深。
他是食肉的,不像夜莺可以餐风饮露,有时候他看看堆在脚下腐烂的尸骨,突然就会想到夜莺。
想它,有没有找到它的爱。

泪水不受控制地从眼中涌出。
身上的冥衣将他压倒在地上,米诺斯痛苦地抓着喉咙,他要喊,他想喊,他扯落沉重的负担,在地上翻滚着。却只发得出不成形的嘶吼。
“米诺斯……”有人轻轻扶起他,黑暗里看不清他的面容,他的手是冷的,然而却是个实体。
他抚摸他的头发,像过去一样哄他:“怎么了,米诺斯,我在这里,不要哭,我只能再留一小会了,你想我为你做什么?”
米诺斯晕眩似的听着,那是他最爱的人的声音。

于是,夜莺说:“那么,让我拥抱你吧。”
它把自己的胸膛抵在他最粗最尖的一根刺上,展开翅膀向他靠近。它感到甜美的痛苦在一点点往胸中侵入,心口有一丝冷,对他的爱在慢慢把自己杀死。
夜莺没有歌唱,它不愿用滥俗的曲调倾诉它现在的快乐,它黑珍珠的眼睛凝视着他,温柔又平静,靠得近些,再近一些。心脏发出微微的撕裂声响。
快,再快一点,太阳就要出来了。

米诺斯叹息了一声,把脸靠在他的颈上,现在他很满足,梦呓般地说:“我们走吧,管他什么叹息之墙,什么冥王,我跟你到别的地方去,随便哪里都行。”
他在他耳边沉默不语,搂在他腰背上的手在抖动,然而终究是紧了一紧,拥抱地更深一些。

所有的花都凋谢,所有的草都枯萎,明月沉入海底,星星散作游尘。风、云、霜、雪,都随着大地一起消失殆尽,把这个次元留给荆棘和夜莺。

多么美好的黑暗啊
这个世界什么都没有,只有我们两个人。
我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凭着感官去确认。
我看不见他的身影,看不见他的脸,或许他根本就不存在,但在这黑暗中,我却可以感到他在我身旁。
突然,一线黄金的光射了进来。

太阳还是升起来了。
但是夜莺却没有消失,至死它都拥抱着那株荆棘。



本贴由Desiree于2001年9月02日14:44:53在乐趣园〖朝花论坛〗发表.
猜你会喜欢....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