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申请连接

我要投稿

会员登录

当前位置:主页 > 曾经沧海 > 美爱源泉 >

香痕[1-3end]

发布时间:2005-05-04 08:00 作者:念珠

1

“哥哥,我冷。”
“没事,我抱着你,一会儿就不冷了。”
我把你紧揽入怀。你在我怀里瑟缩着,娇小得几乎感觉不到你的存在,冰冷得几乎感觉不到你的体温。
湖蓝色的头发在银色月光下柔顺如水。指尖轻划过你的脸颊、耳鬓,感受你发丝间仅存的温热。你的鼻息舔舐着我颈项的肌肤,那种恐慌间的平静几乎叫我战栗。
在这样一个夜晚,窗外雪花纷纷飘散。冰冷的空气,暴戾的,企图借助夜风冲破窗而入。
对于这恶劣的天气,我无力抵抗,就象无力抵抗两天前的事变一样。

死寂。
泛着久亡的尸臭。
笼罩在整个圣域上空。

十二宫,没变。
教厅的面具,没变。
你的脸、你的眼,却在追杀的嘶声中变得苍白、变得黯淡。
然而,即使是这黯淡,也是我梦里的光辉。
  
今晚,第三个夜晚。
你的眼里依然留着对前日事变的余悸。最深的水晶般的湖蓝,竟有些凝结了似的,现在已然隐没在单薄的眼睑后了。
柔弱的你,似虚无的你不住地团缩。
是这宫太冷么?还是我?

我喜欢你叫我“哥哥”,因为那时你的眼里就满是依赖,声音里满是期待。就象一个刚学步的小孩,到哪儿都牵着我的手指。而我,就这样沉醉于你的声声呼唤。尽管,你只比我小一岁。
  
渐至入睡的你,为何在我怀里还不安稳--两道惹眼的眉不时微微蹙动。
是梦么?你做梦了?梦见什么了?是两年前的相遇,还是两天前的变故?
在你的梦里,有我吗?

你知道吗?只有当一个企盼期待得太久猛然实现时,才会有如此非全力无法压抑的兴奋。如果这种兴奋可以表现的话,那一定表现在前晚的我的脸上了。
你知道吗?你看见了吗?

不,你不知道。

你从不连续看我超过5秒。你宁肯呆在满是尖刺的花园里,对那条通往神圣殿堂的路久久凝望。
那条路通向的是幸福吗?值得你痴情如此?!
那条路通向的是正义吗?值得你执着如此?!

怎么了?你。
均匀的呼吸为什么还无法掩饰你的恐惧?
是无法接受吧?我又何尝不是呢?
我们尊敬的大哥们,曾经一度指引我们成长的大哥们,而今都消失了。那个小小的修罗,他怎么下得了手呢?那是朝夕相处胜似手足的大哥啊!
我还记得我们在艰苦训练中受伤时他眼里一闪而逝的惊忧,饿了抢东西吃时他爱怜的忍让,有时撒加要惩罚偷懒的我们时,他又宽容地劝说……那么多好啊!早已融入我们的寸丝发肤里了。
可是,为什么事情会变成现在这样呢?
世界一夜倾覆。
我不要!不要!!

“哦,对不起。把你吵醒了。”
他在他臂弯里摇了摇头,湖蓝色的头发平静地散落在他胸前。
“哥哥……”他刚一抬头又迅速垂下。
“什么?”
他还是摇了摇头,似乎又睡去了。

惊慌。
不!我要你的眼里不再有惊慌!
我要变得更强!强得足以抵抗任何命运!

2

我以为经过了那三天的日夜相处,你会对我亲近些。
可是,是你离卡妙太近吗?竟感染了他的清冷?!还是我的怀抱让你不适?
你跟着圣域的平静一并沉寂下去了,从此又再不涉足我的巨蟹宫。
“Death,你干什么?”
“Death,这样会要人命的!”
“Death,你不能小点劲吗?”
……
“Death,你怎么了?你还小啊,不可以用积尸气。弄不好会把对方卷进黄泉比良阪的。真出事的话,连我也没办法!”
“老师……”
“你有什么心事吧?”
“我要变得更强。”
“你是希望的圣斗士,人类需要你快点成长!但是……”
“老师,我知道。”
“……”

日复一日,你的红玫瑰已经布满了整个双鱼宫,双鱼宫后的花园,花园后的那条路。
月复一月,你的黑玫瑰已经足以和米罗的天蝎抗衡。你也几乎和我一般高了。
年复一年,一朵和你一样白皙、一样绝美、一样危险的白玫瑰终于出现在你的指间。

教厅里,看着你接受任务时坚毅的双肩,我……无言。
 
你走了。
我躲到积尸气里。

幽冥并不是一个坏的去处。看着无数行人木然地走向黄泉比良阪,失去灵魂、永无止尽。
一时,心象被掏空了一般。
那些男女老幼而今几乎已辩别不清,无一例外地前进,没有抵抗,再不需要为生存打拼。

羡慕。
他们何等幸福!

他们死在我手里,他们必须死。与其痛苦的生,不如祥和的死。
疾病、贫穷、饥饿、暴行……
弱者,如果无力保护自己,又谈何创新世界?!

死吧。
看他们现在如此安详,绝胜过人世间悲苦徜徉。

谁?那是谁?
他的肩上留着一道划痕,细细的,并不深。
是你留下的吧?独属你的--香痕。

阴冷。
我该回去了。


闪电。划过夜幕。
雷。响彻圣域。

入春以来第一场雷雨,在巨蟹宫外袭击着目光短浅的行人。
和着新翻的泥土的气息,我努力吸气,想要索取多年前你留下的玫瑰花瓣的残香。
然而,没有。
我的灵魂,呼号阳光。
然而,也没有。

恐慌很久,叫做“平静”。
你的湖水蓝的眼眸里充溢的莫过于花影柔情。
根植在阴霾里的巨蟹宫又如何去应和春风和熙的双鱼宫呢?!

我可以在滔声阵阵的瀑布前打落一个青铜小子,不管他是不是真能让瀑布倒流;
也可以在老师和蔼的语调里向穆挑衅,不管老师是否会对我震怒;
如果可以,我甚至愿意永远留在积尸气里,守着黄泉比良阪的入口,绝不让你涉足半步。
  
我不知道正义。
在阳光普照的圣域里,在众人唾骂的血腥里,在生死萦绕的阴郁里……
我不要知道,正义。
战斗吧!我现在需要的是战斗!!

3

穆把他们放过了。阿鲁迪巴用一只金牛角也将他们放行。
我不!
我不会让他们到达你身边!
那个误打误撞穿过双子宫的紫龙,我要他永远留在积尸气里。
我不知道是什么力量支持着他,居然可以从那里回来。
不过,等我去到那个满是行尸走肉的无边黑暗里时,在我的地盘,他绝没有赢的可能。

看到了吗?他的头发已经凌乱,无神的眼眶里已经没有一丁点儿斗志。
我已经把他推到了死亡边缘。

“神啊……请你保佑他吧……”
谁?那是谁?
“神啊……请你保佑紫龙吧……”
这是那里来的声音?这个声音,好象在哪里听过。
“神啊……求求你了……请你保佑紫龙吧……求求你了……”
这声音的底质,似乎早在十多年前就已在我心中打下烙印--带着恐惧,如此忧郁,却又如此坚韧!

不!无论如何,不能让他通过!顺着声音找去--千丈瀑布下--一个如春花般的女孩儿。
大大的黑眼睛里充斥着如她的声音一般的恐惧、忧郁,与坚韧。
这眼神的底质,也似乎在十多年前就已成为我生命的支柱。

“我要变得更强,强得足以抵抗任何命运!”
眼前这个伤痕累累的少年挺直着脊背,吐出这句话来。

这些眼神……这些声音……
我不要看!不要听!!再这样下去我会手软。
我快无力支撑……


为什么你也要来呢?
见面的一刹那,才明白什么叫心被掏空。
可是,远远的,你对我孰视无睹!
叫我独自飘乎在永无天日的冥域。
心,很痛。
似乎是你亲手在我心上刻下伤痕,独属你的--香痕。

等待。现在所能做的,只有等待。
可是这种郁闷会让人发疯。
战斗吧!再让战斗来吧!!


叹息的墙壁啊!
我不知道应该憎恶,还是感激。

你站在我眼前,发丝间玫瑰花瓣的余香,熟悉得叫我忍不住要去拥抱你。
因为我早已期盼了几个世纪。
拯救雅典娜的任务就交给星矢他们吧,我只要能和你的灵魂同赴一个目标就可以!
然而,你只拿眼光划过我的眉间,越过肩头,又盯住了那堵冰冷的墙壁。
你看着它,仿佛要越过这黑色的墙头,去寻找天边盛开的玫瑰。
仿佛,这是最后的机会。

我站在你身边,想把你的体香吸入我的灵魂里,好让她们陪我度过下一世,再下一世--没有你的日子。
站在你身边,看着你的双肩不再瑟缩,身躯不再娇弱--你已经成了一个真正的圣斗士了,真正的黄金圣斗士!

你向前看着--看不到路,更没有玫瑰。可你却久久凝望,一如多年前凝望双鱼宫后的那条路一般。
那条路通向的是……天堂……是……永恒。
是的,是永恒啊!才值得你坚定如此!!

“哥哥,我冷。”
你的唇启动了么?还是我的幻觉?
你竟转向我,湖水蓝的眼睛啊,在这地狱尽头,仿佛穿越无极黑暗的流星。

“没事,我们站在一起,一会儿就不冷了。”

我倚住了你,感受到切实的存在、沁人的体温。
预见将来却不恐慌的表情,叫我安然。
一朵灿烂,蕴起在你如水依然的双眸深处,浮起在你如水依然的脸颊、唇沿。

而今,无论前路之何处,你留下的痛将成为我生命里永远的香痕。


撒加,卡妙……
修罗,艾奥里亚……
都来了。曾经一起嬉闹的伙伴,一起成长的朋友,一起战斗的兄弟们啊,都来了!

散去吧!欢笑也好,泪水也好!
散去吧!相依也好,思恋也好!
散去吧!

在这地狱的最深处,为了地上的爱与正义,将所有的生命及灵魂化为一体!
彻底燃烧吧!黄金小宇宙!!
十二道金光,在这黑暗的世界中,开出一条光明大道!


(全文完)
猜你会喜欢....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