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申请连接

我要投稿

会员登录

当前位置:主页 > 曾经沧海 > 美爱源泉 >

镜中的叹息[all]

发布时间:2005-05-04 08:00 作者:sibyl

来自人群里
你,我所完全归属的人,
那能叫出我的真实名字的人
并且永远对我微笑使我认识的人。

《镜中的叹息》



“撒加……”

又来了。摘下面具,他疲惫地揉揉隐隐作痛的额角。每当单独在镜前展露自己真实一面时,撒加总能听见那声音,那从镜子里传出的声音。
他有些厌恶,但更多的是麻木地注视着镜面。那该死的声音似乎已存在许久了,到底有多长时间?十年、十五年?
太久了,久的几乎已成为了他的一部分。撒加摇摇头,随它去。需要思考的事情仍有许多,他很忙。
年轻的教皇转身离去,留下镜子犹在叹息。

“撒加……”


Ⅰ.

撒加记得那时自己正斜倚在窗边小憩。夕阳的光线仍然很暖,晒得人都要化了。
突然的,一个冰冷的东西扣在他脸上。撒加不用睁眼也知道站在他面前的人是谁,全圣域他只会让一个人偷袭得手。

“什么,”撒加拿下脸上的东西,“一个面具?”
“给你的。”高大的褐发少年笑着,一边躺倒在朋友身后的床上,“你很适合它。”
抓住面具的手难以察觉地轻颤一下。
“为什么?”
“好看吧……也许。”艾俄洛斯摊摊手,不是很在意。想了想,撒加又把面具戴上,走到朋友身边。
“现在告诉我,我真的适合它吗?”撒加坚持问道,很奇怪的执着。艾俄洛斯拗不过,只好坐起来,认真打量着对方。猛地,他惊呼一声,身子向后倾去。
“老天!撒加……”他的手向前伸出,手指轻颤,仿佛看到什么极为不可思议的现象似的。他的眼睛大睁着,嘴里嗫嚅着。看到艾俄洛斯这副模样,撒加的心立刻乱跳起来,手心也泌出细细汗珠。
“怎么,你看到什么了?”撒加急问道。
“我、我……”艾俄洛斯仿佛被惊得口吃了,半天挤不出来一个字。
撒加见此,更是急了;但嘴上还硬撑着满不在乎。
“有什么大不了……”
“我……我竟然把面具尺码挑得刚合适啊!不大也不小,太厉害了!”
“……算我没问。”

看着艾俄洛斯得意地掩嘴偷笑,撒加想气也气不起来了。他取下面具,拿在手里把玩着。
有轻松的玩笑来放松心情固然好……但这无法解决实际问题。潜藏在心底的那股模糊躁动越来越难以压制,而他完全没有把握若被那躁动控制住,自己将做出什么。
说到底他竟是所有人中的失败者,是该被最先淘汰的劣等品。撒加想着,心情就灰败下来。这叫他如何接受?他可一直站在最明亮处,做为“神的化身”而受到人们顶礼膜拜的啊!他怎么可能是个错误?
于是他迫切需要一个面具,一处可以使两个灵魂共存之地。戴上它,人们只会看见一张脸,一颗心。他还是他。
至少,他打心眼里希望在艾俄洛斯看来,撒加永远是现在这个撒加,完美、强大,没有一丝阴影。
他必须如此。

“你有心事,撒加。”艾俄洛斯皱眉盯着他,脸色凝重。
撒加别过脸,深呼吸一口,把一切忧虑都藏了回去。再转身时,他又挂上了如常的微笑,坦然直视一脸担心的朋友。他最爱的朋友。他的情人。
“我没事,”他伸手握住爱人的手,声音柔和,“天黑了,艾俄洛斯。你今晚会留在这里,对不对?”
“你真的没——”
“艾俄洛斯、艾俄洛斯!你是打算坐在床上说一晚上的教,还是……让我们来做些更有趣的事情?”
“唔……”

他那么急切地打断他,以至于撒加完全错过了艾俄洛斯要说的话。
艾俄洛斯想说,不管有没有面具都一样,我所看到的撒加只有一个,而那正是我认识并喜爱的撒加,永远不会错。
但这句留在心底没有机会出口的话,撒加最后知道时,已经太迟了。


Ⅱ.

撒加知道“它”已经完全孵化出壳,开始与他争夺对这个身体的主宰权。它一直在虎视眈眈,无刻不在寻找机会控制自己。
撒加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有几次他实在精疲力竭到了极点,觉得再往前一步自己就会疯掉。他就想放弃,想让自己被那东西同化。
但艾俄洛斯始终拉住了他。

“我不知道在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撒加,”他很严肃,“但我决不会让对方得逞。如果你觉得受不了,就叫我。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他说话算数。自那之后他真的没离开过撒加一步,时刻留意着他的一举一动;而无论是在何种场合他也有办法编出一套合适的借口堵住外人的猜疑。他做的很好,一直以来没有任何人得知撒加的秘密。
而“它”似乎也畏惧于这两人联手的力量,接连很久都未曾出现。渐渐地,艾俄洛斯看上去放松了些,甚至开始猜测撒加或许已经开始恢复。
但撒加却不这么乐观。他知道“它”还在;他等待着它的卷土重来。他知道这次它必将一举成功。他了解它正如它了解他一般。
果然。

当收到传他们二人前去教皇厅商议教皇人选一事的小宇宙后,撒加拉住正欲起身的艾俄洛斯。

“撒加?”
“留下来。”
艾俄洛斯迟疑着。“但教皇吩咐我们五点整要准时抵达教皇厅——”
“现在才三点。留下来,艾俄洛斯。跟我再多呆一会。”

撒加的声音很平静,过于平静了,有种大限将至的味道。他的眼里仿佛有了某种觉悟似的,让艾俄洛斯看着难受。他猛然想起曾经见到的那些将死之人,对方眼中亦是同样神色。这念头使他出了一身冷汗。
他不喜欢看见这表情出现在撒加脸上。非常不喜欢!
但还没等他来得及说什么,突然地,他感到自己从背后被紧紧抱住。撒加从来没有用这么大的力气拥抱过他,那么紧那么有力,狠狠地狠狠地就象要把他嵌在自己怀中,一辈子也不放手。

艾俄洛斯感到有些窒闷,但他忍着没逃开。湛蓝的发丝飘荡在他的肩膀上,艾俄洛斯闻到那股熟悉的淡淡香气,就在他身边旋绕着,伴着午后的静谧、撒加的拥抱,于此时此刻一起深深印入他的记忆,再难磨灭。

“我爱你。”

他听到撒加在说。他的头抵在艾俄洛斯的肩膀上,声音隔着衣料透出来,变得有些模糊不清。这是爱的宣言吗,为何听上去却如死亡前的最终悲鸣?艾俄洛斯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只是呆呆地站在那里,听着撒加一遍遍说:

“我爱你。爱你爱你爱你……”

然后他感到肩膀上湿了一片。艾俄洛斯不敢回头,只有静静地站在那里,听凭背后的人如孩童一般恣意宣泄。感到那人由于悲痛而不住颤抖着,他轻轻拍着紧锁在他胸前的那双冰冷的手,一边抬头仰望没有一丝云彩的天空。
天真蓝,艾俄洛斯想,一定是因为它太蓝了,眼泪才会忍不住落下来。没错,一定如此。他哼着小调,依然仰视着无际苍穹,泪水擦了又掉,掉了又擦。自始至终,他没有回头。

隐隐约约却又确定无疑,艾俄洛斯知道他们之间似乎已经走到了尽头。他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感到未来如一团凶险的迷雾,张牙舞爪地要将他吞噬。
但即使如此,他仍念念不忘撒加。
撒加他……会好吧?
……他一定会好的。无论如何自己也不会放弃他,他保证过。


Ⅲ.

当意识终于恢复时,撒加发现女神转世的婴儿已被艾俄洛斯抱在怀中。他看进昔日同伴的眼中,发现自己给他的伤害远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深。被发现做恶事的人是自己吧,为何绝望的却是他?
请别,艾俄洛斯!不要这样看着我好象是我亲手打碎你。不是我!
撒加发觉自己在对方的目光下开始分崩离析。对不起,艾俄洛斯,它赢了,它已经完全与我融为一体;它死,我也活不下去。
对不起……

“你到底要干什么,撒加!?”

呵,我确实差点忘记自己清醒的目的。
还记得那个午后吗?我说的爱是真的,我不是在发泄。我是真的希望你能知道我有多么爱你。
所以——

“我要杀了你。”一字一顿,撒加说得很慢很冷静。这次他决不可以再失手了。
“它”曾想让撒加去说服艾俄洛斯加入他们一方,它认为以他们之间的关系,撒加完全可以说动他的,他一定知道艾俄洛斯的弱点在哪里。
但撒加却执意要他死,他固执地要亲手杀掉艾俄洛斯,因此才有这个机会重新掌握自己的身体。
他不能让艾俄洛斯看到他现在的模样。他要他永远记住那个光明美好深爱着他也被他爱的撒加。他宁愿要他死也不愿看到自己被他唾弃。

撒加的拳一如以往一样挟着雷霆万钧之力向艾俄洛斯打去,直直打在他的胸口上,打进他的心脏里,将他打飞了出去。
热血喷涌而出,洒满撒加的右手与前臂。突然地,自这片心头的热血中,撒加知道了一些他从未想过会知道的东西。
从这片血中他听到艾俄洛斯说,不管有没有面具都一样,我所看到的撒加只有一个,而那正是我认识并喜爱的撒加,永远不会错。
他本来不必担心的。他本来不必失去他的。
他迟了,永远的迟了。
恍惚中,撒加听见“它”在问为什么不去追击艾俄洛斯。撒加看着破碎的窗户,忽然感到自己已疲倦的连小拇指也动不了。
无所谓。他对它说。没有我捉他,他也活不长了。那一击是致命的。
他能感到它并未完全相信他。但很快它告诉他,他可以去休息了,以后就由它来处理。于是他潜伏在这个开始被称做“教皇”的躯壳中,做着一些暧昧不清的梦。偶尔他会清醒一阵,但更多时间却是在半梦半醒间流连。他总觉得当艾俄洛斯的血喷在他手臂上时,有什么被自己忽略了过去。他想了又想,却仍记不起那究竟是什么。
而日子,就这样匆匆过去了。


结局

当女神的盾牌终于将“它”从他体内赶走时,撒加觉得自己不应该表现的这么无动于衷。
但事实是他确实什么也没做,只是仰望着无际的蓝天,和很久之前的某日一样深远辽阔的蓝天。他记得在那片天空下曾有两个紧拥哭泣的人;不久一个死了,现在轮到另一个。然后整个故事就此完结并消失在时间之中,没有人发现。
撒加看着右手,五指张开又合上。他说:到你了。
他走到当年被艾俄洛斯拼死救出的女神身边,看着她,仿佛回到十三年前。他想对她说欢迎,欢迎你与我重温那刻。
就这样,我当时就是这样打过去的,打的就是这里。
撒加的右拳狠狠击到自己左胸上,心脏随之迸裂。当温热的血花溅满他的手臂时,撒加突然明白自己忘记了什么。
那是一个保证,艾俄洛斯说如果你觉得受不了,就叫我;我一直会在你身边。
撒加记起那镜子的叹息。不,那不是镜子,那是艾俄洛斯。他说话算数。他一直与他形影不离。
没有人敢围上来,死者的血滚烫得连有着黄金圣衣保护的脚也踩不上去。最高处的教皇厅内,一个杂兵冲另一个喊着:

“教皇的镜子碎了——”


——全文完——

* 正文之前诗句出自泰戈尔。

本贴由sibyl于2002年2月07日10:59:58在乐趣园〖朝花论坛〗发表.

下一篇:断发[all] 上一篇:第八日[all]

猜你会喜欢....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