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申请连接

我要投稿

会员登录

当前位置:主页 > 曾经沧海 > 美爱源泉 >

PARTNER

发布时间:2005-05-04 08:00 作者:sibyl

注:Partner,一意搭档,又意情人。

# # # # # # # # # # # # # # # # # # # #

“天蝎座,热情、神秘,且没心没肺。”

放下占星书,他拈起一杯红酒。暗红的液体在他的指尖上轻晃着。
“如何,即使这样还愿意做我的Partner么?”他微笑着,像一只觊视着猎物的黑豹,漫不经心中透着一股咄咄逼人。
坐在他对面的人双腿交叠着,两手环住膝盖。一阵沉默过后,他开口了。法俄混合的口音使他说出的希腊语带着一种奇怪的冰冷。
“是的,天蝎座米罗,”他说,“我,水瓶座卡妙,将成为你的Partner。”
没什么好说的。当天卡妙就带着为数不多的必需品住进了天蝎宫。一个空虚的人需要与一个寂寞的人彼此安慰,就是这样。

赫利俄斯过早地惊醒了米罗的好梦。他慵懒地睁开双眼,半梦半醒间,看见了站在晨光里的卡妙。光线的反射使他看上去就象一个天使。
是谁说过的?我们都是只有一只翅膀的天使,只有互相拥抱在一起才能飞翔。
我们可以吗?……只要互相拥抱着……
不。或许别人可以,但我们不行。因为我们的命运早已被注定,一只脚踏进塔耳塔洛斯的人是没有权利飞翔的。
我不行,卡妙也不行;整个圣域……所有的女神的圣斗士,都被过早地剥夺了这份权利。我们来到这世界的全部意义就是战斗、战斗,战斗至生命终结……并以此为我们的女神带来无上的荣誉。而当后世的人们歌颂着女神的威名时,我和我的战友们将是一堆堆被世人们遗忘的白骨,在山林间黄土下慢慢变朽……
反正早晚是要被毁灭的,那么提前为自己营造一座所多玛也不是什么坏事。
而且……不管怎么说,水瓶座确实是个美男子。如果甘尼美提斯果真存在过,那就是他了。
米罗半眯着眼睛,仔细打量着他的Partner。他并不清楚水瓶座为什么会答应他——他们过去毕竟没有多少交情;卡妙是个冷淡的人,而米罗没有耐心去等待一个总是拒绝他的“朋友”。不久两人就被分开很远:一个在西伯利亚修炼,另一个则在米洛岛。十年过去的很快。
但当卡妙从西伯利亚回来,并在圣域脚下的一个小酒馆里偶然碰见米罗时,在他身上有什么东西改变了。他接受了他并做了他的Partner,就是这样简单。
而米罗只是接受了这一切,并无意去寻根究底。

“我要回西伯利亚了。”
很突然的,卡妙说出了今天早晨起床后的第一句话。两人间从没有过任何的浪漫情话,甚至连一句“早安”也没有。
“现在就走?”
米罗换个较为舒服的姿势倚在长枕上,双眼望着有些斑驳的天花板。从他的声音里听不出有多少感情起伏。
“是的。我有两个徒弟还在那里……我想这一去大概需要半年吧!”他一边说,一边动手整理自己的行囊。米罗伸个懒腰从床上爬起来,随手抓了一件麻纱衬衣披在身上。他不是那种习惯早起的人——与卡妙正好相反——因此他到现在仍是睡意连连。
“那么,”东西不多,因此卡妙很快便收拾完毕,“可以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吗?”
“不必用那种记者口气和我说话。”米罗一边摆手,一边揉着仍然惺忪的睡眼。一丝微笑在卡妙唇边转瞬即逝,就象不曾存在过。
“我走之后,你最想做的事是什么?”
一般的情侣们在小别时,通常也会问类似的话。最好的答案是:我将无时无刻不在思念你;或诸如此类的甜言蜜语,好哄对方安心上路。
但是……
米罗的回答很简洁。
“睡觉。”
——这就是两人同居后的第一次分离。如同起床时没有“早安”一样,分手时,亦没有人说“再见”。

* * * * *

米罗曾说过他喜欢猫。
为什么?猫不是天生的叛逆者吗?它们多疑,且没有忠心。只要有足够的诱惑它们会毫不犹豫地背叛自己的主人。
而据说天蝎座憎恶被背叛。所以卡妙不解何以米罗会喜欢猫。面对卡妙的疑惑,米罗仅仅笑着摇摇头。
“我喜欢它们正是因为它们会背叛。”他解释的很含糊,而且不愿再多说。他说卡妙以后会明白的。
然后他们分开了一段时间。在卡妙回到西伯利亚的第三个月后,某天,米罗突然不期出现在东西伯利亚的小木屋前。他顾不上对前来应门的卡妙说什么,就直接大步跨入屋内。走到温暖的壁炉前,他从怀中掏出一团小东西。
是一只蜷成球状的小黑猫。还活着。火光使它逐渐恢复了生机,它怯生生地站在那里,“喵呜喵呜”地叫着。
屋里的两个孩子立刻便被这只小生灵吸引住了——卡妙从未养过任何宠物。冰河去热牛奶的时候,艾尔扎克开始着手搭建一个简易却保暖的小窝给猫咪住。毫无疑问它将留在这里,米罗不可能千里迢迢带它过来只为让他们看一看。孩子们为拥有一个新的小玩伴而雀跃不已。
米罗站在不远处看着孩子们兴奋地忙碌着。他微笑转身,正对上卡妙质疑的目光。他耸耸肩。
“明天就是11月8号。”米罗说。
这和他还有他的那只猫有什么关系?卡妙皱眉,但暂时没有询问下去。他知道不出今晚自己就会得到答案,所以他耐心地等待着。
——等待夜幕降临;等待晚餐结束;等待……他终于坐在他床边,孩子们都已入睡。
“现在可以告诉我了么?”卡妙一边问,一边用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你是说我为什么要带猫过来?”米罗问。他的一只手轻轻拍着自己的大腿,仿佛安眠曲的节奏;他的另一只手抵在下巴上,神情若有所思。
“有一个很好的理由……我的实际身份是巫师,随身携带黑猫。”
卡妙隔着被子踢了他一脚。有时实际行动比语言恐吓要有效的多。
“好吧好吧,我说。”米罗笑,“还记得我说过我喜欢猫吗?这就是我不久前在雅典找到的一只好猫,品种绝对优良!我敢说它的父母都是猫种比赛的冠军……”
这些话根本毫无意义。米罗依然没说他为什么要把那只猫带到这里来。
但卡妙却知道撒加喜欢猫。在他答应做米罗的Partner之前,卡妙曾听说米罗与双子座战士之间有过很暧昧的关系。
难道说……
“……而且,明天就是我的生日。过生日的人有权提出一个愿望,不是吗?”米罗丝毫没有觉察到对面的人那稍稍变了的脸色,仍兴致勃勃地说道。
“——你的愿望,就是让我养这只猫?”卡妙突然打断他的话。
“呃……它很可爱啊……”
所以,就把我当做过去情人的替代品,送我他喜欢的东西?
“我不喜欢猫。”卡妙说。声音出奇的冰冷。
他看见米罗微微顿了一下,随即又开始打哈哈。
“但我没办法再把它带回去,你知道不到半路它就会死的……再说你的徒弟们是多么喜爱那个小东西……”
完全没用。
卡妙转头,脸埋在墙边的阴影里。他的声音沉闷。
“我讨厌猫。我不会养它,绝不。”
一点商量余地也没有。
昏暗的灯光照不清米罗脸上的表情,但隔着一层薄被卡妙感到他的身子绷紧了。
——他生气了?
过了几秒钟,卡妙听到一个几乎从牙缝中挤出来“好”,之后他看见米罗大步走出他的卧室。
不久他又回来了,脸上挂着一种让卡妙猜不透的诡异笑容。同时卡妙听到窗外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是风开始刮起来了吗?
当卡妙终于认识到那是什么声音时,他不顾空气的寒冷从被窝中跳了出来并一把推开窗户。在窗子下面的雪地上,正蜷缩着一团小小的黑影。
——是那只猫!
它在风中绝望地呼叫着,瑟缩着,恐惧着零下四十度的严寒。在炎热的雅典中娇生惯养长大的它,一定会被这里的酷寒夺去性命!
米罗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仿佛在回应卡妙的怒视,米罗悠悠地开口了。
“去救它并从此养着它,或是别管它让它冻死在雪地上。随你喜欢。”他的眼睛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象在研究什么,“既然我把它给了你,我就不会再带它回希腊。所以……”他耸耸肩,好象自己对小猫完全没有一点责任。
——既然是我送出的东西,我是绝不会再收回的……不管那是什么。
卡妙象是第一次认识米罗似的看着他。他性格中的某些侧面——天蝎座的冷、狠、绝,如同蝎毒一样致命,却掩藏在其光明热情的表象下。他突然想起那时米罗曾坦言自己“没心没肺”——也许那并不只是个玩笑……
卡妙突然觉得很冷,发自内心的冷。他关上窗,小猫的命运便被决定了。
——冻死其实是种最好的死法,一点也不痛苦……
米罗看着卡妙做出选择。他没说什么,只是耸了耸眉毛。
猫的命运是被人决定的;人的命运呢,是被神决定的吗?

第二天米罗在所有人起来前就离去了。桌上没留条子,也没有任何留言道别的标记。他只是简单地离开了。
两个孩子在伤心小猫的死亡。他们一致认为它是由于好奇心过强才会溜到外面被冻死。出于某种原因,卡妙隐瞒了小猫死亡的真相。埋葬了小猫之后,卡妙招呼着学生们吃饭,然后开始新一天的训练。一切看起来就和平常没有什么两样。
但卡妙永远也不会忘记那天晚上当小猫的叫声停止后,米罗附在他耳边轻声说的话:
“我喜欢猫是因为它们是天生的背叛者,它们只是我的宠物。而我的宠物只要使我高兴就好,不必忠诚;这样当我厌倦它们的时候可以随时丢弃而不必有罪恶感。但记住,我憎恨背叛。对于背叛我的人我将毫不留情,但那是说,若我付出了真情。永远不要搞错,对我而言‘喜欢’不是爱;‘喜欢’是没有感情付出的。所以当猫背叛我时,我将毫不犹豫地丢弃它们,而非裁决。决定小黑猫死亡的是你,卡妙。不是我。”
“喜欢”并不等同于“爱”;“喜欢”是不需要感情付出的——至少对于天蝎座如此。
——那么,做为他的Partner,米罗是怎样看待他的呢?
是“爱”,还是象对待宠物一样、可以被随时丢弃的……“喜欢”?
不知道。
而米罗,从此再没来过西伯利亚。。。。。

* * * * *

(“对于背叛我的人我将毫不留情……”)

那时的记忆……
“卡妙,我们现在没时间再犹豫了!”
撒加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赶快跟上。他们三人——撒加、修罗,和卡妙——均身着清一色的冥衣,向着圣域的第一宫——白羊宫前进。
他们已经宣誓效忠冥王哈迪斯,因此可以从黑暗的塔耳塔洛斯回到光明的大地上——去和他们昔日的战友们残杀,并取得雅典娜的人头……
他们“背叛”了他们高贵的黄金圣斗士之名,所有的名誉将不复存在。
以及所有的亲情、友情……

(“……我将毫不犹豫地丢弃它们,而非裁决。……”)

所有这些,都将只为了一个目的……
为了达到它我们三人将不惜一切,包括背叛所有爱着我们的人。
——以及我们所爱的人……

“撒加——”
“怎么了,卡妙?时间已经不多了……”
“我只是想知道,米罗以前有没有送过你猫?”
“很久远的记忆啊……”撒加回头看了卡妙一眼,最后淡淡地说,“没有。他从未送过我任何东西……好了,不要乱想了。穆先生出来了,我们要集中精神对付他!”

怎、怎么会这样?
这么说,那天晚上米罗他是真心的——
……我错了。。。。。

(“天蝎座……没心没肺。”他微笑……)

所以。

“第五感剥夺!”
“Athena Exclamation!”

即使被剥夺了五感也不要紧;即使死后要被打上比畜鬼更为低劣的烙印也无所谓;即使苟且换来的生命只剩几个小时也没关系。
只要能让我知道,他对我的感觉不仅仅是“喜欢”而是——
只要让我知道……

沙罗双树园的重门被缓缓推开。。。。。


此时已空无一人的天蝎宫内,一本积了些灰尘的薄册子被摊开扔在地上。风轻轻吹过几页,又静止了。那是一本占星书,而那一页上,正赫然写着:
“天蝎座,热情、神秘,且——
用爱极深。……”

——全文完

本贴由sibyl于2001年11月28日10:38:58在乐趣园〖朝花论坛〗发表。

下一篇:雨伞[all] 上一篇:断发[all]

猜你会喜欢....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