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申请连接

我要投稿

会员登录

当前位置:主页 > 曾经沧海 > 美爱源泉 >

[布美]美少年之恋(12)

发布时间:2005-09-02 20:25 作者:临池

(12)

“我爱你,阿布罗狄。”
所有隐抑的痛楚重见天日,可惜的是这时天上并没有太阳,相遇的是漫无边际灰色的雨,之前它一直以特别的方式拷问我身体,当这一句话说出,大雨以及天空从此与我划清界限。
我是一名叛徒,背叛了从前的自己。
一旦说出这句话,我便没有再孤傲地仰望天空的可能。从此我堕入尘土万劫不复。

奇怪的是,直至我死,我不曾后悔。

“我爱你,阿布罗狄。”
风卷着雨像万枚小箭甩过来。
闪电撕破了云层。
一记雷声在远处炸响。
这一刻,为什么一切都那么清晰而冗杂,我看见所有的细枝末节,树叶落在地上沾着泥土,几道水流汇在一起在地面留下痕迹,万事万物仿佛都与我息息相关,我甚至有责任关心它们一言一行。

可是阿布罗狄在哪里?

“美斯狄。”
有人叫我名字,声音来自四面八方,我辨别不出那是谁。
但是有人轻轻挣脱我的手臂,转过身来面对着我,他容颜绝美,衬得天地无光,却在眉头上写着淡淡的忧虑。他全身虽被雨水打湿,却一点也不狼狈,仿佛刚刚踩着扇贝自水中出生。
哦,他是阿布罗狄。我的神。我的爱。

后来我无论如何一直再也想不起来那天阿布罗狄说了什么话,我无数次苦思冥想,企望能回忆起那天阿布罗狄对我说了什么,可是我怎么也想不起来,记忆里仿佛有一段的空白,又像是一片的混沌,只有雨声在响,其中似乎有一丝细微的人声,却怎么听也听不清楚。再后来我也糊涂了,也许那天阿布罗狄根本什么都没有说,一切都是我的幻觉。
只有后来的事情我还有印象。
阿布罗狄带我去巨蟹宫避雨。

我竟不知道我们所呆的那座小屋原来就在黄道十二宫中的巨蟹宫旁边,有一条曲曲弯弯的小径,到巨蟹宫只需数分钟。
以前我只从广场向上仰望过那十二座建筑,却没想到原来我一直就呆在它们旁边。
阿布罗狄说带我去巨蟹宫的时候我非常困惑,我刚刚向他表白而巨蟹座是他的恋人,我不知道阿布罗狄有什么打算。
“没有什么,那里比较近。”
他走那条寻常人根本发现不了的小路走得如履平地,看他熟门熟路跃上前面那两人高的石壁,我知道我不了解的阿布罗狄还有很多。他以前都是走这条路从巨蟹宫来那间小屋的吗?而最初的情况会是什么样的?他从恋人那里出来,却独自往僻静的地方走去,一个人呆在那里,寂寞地看着天空,直到把天空看得也空洞起来。这又是为什么?我可能永远也得不到答案。

短短的一段路却并不太好走,因为下着雨,绕了一个弯看见巨蟹宫的侧面,这时我已经有些狼狈,我看着雨水中那高大建筑清洁庄严的墙壁,就连石缝中的青苔都长得比我高尚,迟疑着我止步不前。
阿布罗狄却自然无比,虽然一直知道可是他此时的举动再次提醒了我他是一名高高在上的黄金圣斗士,他走上前廊,进门时扬声呼唤,“迪斯!”
莫名其妙地我心里抽紧一下,一阵一阵的疼痛上来,那一声呼叫后阿布罗狄没有别的声息,我颓然地靠在侧面的墙壁上,闻着石头潮湿的气味,我从来不知道仅凭嗅觉也能让人如此哀伤。

好像过了一生那么久,我听见阿布罗狄叫我。
正在慢慢下滑的我勉强站直,就看见阿布罗狄找了过来,他已经换了一套干净衣服,撑了一把伞,头发也擦干了,看见我站着不动,说:“进来吧,换套衣服。”
他声音里也没什么特别的感情,却变成对我温和忧伤的命令。他撑着伞在前面走了两步,忽然回头,笑了起来。
我不知所以。
“我没有给人打伞的习惯……”他说,我才知道他是为了自己打着伞而把我丢在一边而觉得好笑。
我也笑了,这一瞬间我知道我确实是爱着面前这个笑声干净的少年,无论要我面对怎样的未来,为了这爱,我都不会有丝毫畏惧。[align=right][color=#000066][此贴子已经被管理员于2008-03-20 10:42:50编辑过][/color][/align]
猜你会喜欢....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