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申请连接

我要投稿

会员登录

当前位置:主页 > 曾经沧海 > 太阳颂歌 >

[原创·短篇]【 彼岸·双生 】(双子相关)

发布时间:2006-06-29 14:15 作者:风逝兰宫

当加隆头顶着毛巾打开浴室门的时候,赫然发现卫生间里还有另一个人的存在。且不看外表,在大脑当机三秒钟后他才大叫一声,“砰”的一下关上了门。

“死变态,臭老哥,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外面的撒加拧干毛巾,又挽了挽衬衣,回答:“刚来半个小时。”

就是这样,吹着口哨洗完澡的加隆打开门第一眼看见了撒加,而后者的不请自来令这位一家之主感到非常郁闷。呃,我们应该这样解释他的心情:如果是自己的孪生兄弟想到家里来做客,敲了两分钟的门才知道门根本没锁,你说你是让进还是不让进呢?何况这种事发生很多次了,再何况撒加又不是真正的客人,要说是加隆的私人钟点工还差不多。

半分钟后加隆穿了一身衬衣短裤出来了,灰蓝色的头发还滴着水。此时撒加早已回到客厅品尝着弟弟家必备的速溶咖啡,只有仍然起的袖子说明刚才还干过活。他抬起头看见加隆阴着一张脸倒进对面的沙发中,说:“你一个人住这么大的公寓确实很宽敞,但是你看看这个家乱成什么样子,要没有我帮你收拾现在连个人坐的地方都没有……”诸如此类,又毫无意义的重复一遍。

而加隆的回答更简单,翻个白眼,就一个字儿:“切……”

平常特别能侃侃而谈的撒加今天却不知说什么才好,弟弟一脸不屑的表情让他很为难。沉静的空气翻滚几下,加隆甩甩头发,站起来走到电脑旁。

“老哥,”他问:“你把电脑关上了?”

撒加点头承认:“你每天都忙游戏,眼睛受得了么?”

这边,弟弟咧咧嘴没说什么,坐下,打开电脑,随手抽出一张游戏盘,无视撒加的疑问。撒加所谓“每天忙游戏”是因为大学毕业后加隆没有继续考学,辗转跑进一家游戏公司进行游戏设计——这倒挺符合他的口味,天生标准的游戏迷一个,而且为能摆脱“老师”感到非常高兴。不过用与他同一大学但比他小四届的一位哲学系的金发碧眼的大美……咳,帅哥的话就是“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这句话产生的效果就是加隆郁闷不已,晚上拉着撒加跑到大学附近的酒吧,两人共烧钱灌下去两瓶白兰地和啤酒若干,然后结果就不说了反正他从那晚起见了撒加就摆张臭脸出来。

“告诉过你,不要乱动我的东西……”他抗议道。

撒加也无视了对方的话,看看时间,晚上七点多,“吃饭了么?”

墨绿色的眸子盯着电脑屏幕,加隆没有回答。骤然的冷清让撒加心中一沉,向后看时,弟弟正心不在焉的敲打着键盘,面无表情像座雕塑。值得注意的是,他没有把音响打开。

半阖了眼睛,撒加斜视着落地窗外的夜景,深知,加隆心中,很难受。

因为他。

川流不息的大街上人声鼎沸,每个人都在这个城市中让自己的夜生活过得有滋有味。喧闹的余音没有流入这座二十三层高的公寓中,在这里,接近天宇,星光代替了霓虹,随着淡雅的月光悄然到来。撒加喜欢弟弟的寓所,特觉得这里有一种天堂般的宁静。现在,舞台上的主角换成了沉默的独舞,一点点,打磨着时间的棱角。

“他妈的。”

随着一声不和谐的咒骂,撒加的目光落到显示器上,深色的屏幕上有一个不大的对话框,上面显示的四个字让加隆低声继续咒骂:“妈的,玩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战役失败’,怎么搞得我……”然后他狠狠地将键盘推了进去,站起来走到落地窗旁。

他的一系列动作令撒加大为诧异,要知道一向把电脑认为是第二生命的他绝对没有这么对待过他的宝贝们。想到这里,撒加无奈苦笑起来。记得那时候马上高考了,晚自习结束后回家的撒加发现加隆一脸委屈的缩在床的一角里,问之,答曰:“我因为玩游戏被老妈看见惩罚我高考结束之前不准动电脑啊真没良心我的宝贝们就这么被老妈‘肢解’了只给我留了一台主机在那里……”

如此,以前的时光。

“你笑什么?”加隆回头质问,仍面无表情。

“我在想你小时候的糗事。”仅仅是简单的一句话,便囊括了撒加很多情感在里面,无需多解释什么,只要会意,便是幸福和喜悦。

瞧了一眼笑得一脸陶醉的撒加,一股厌恶之情涌上心头。加隆对他的“虚伪”十分气愤,于是打断了他美好的回忆:“撒加你今天来到底为了什么?别在这里装作没事人一样好不好?”话越说越快,也越说越急。看来到了该摊牌的时候了——撒加想着,同时放下咖啡杯。

“我已经决定去美国了,就在今晚。”

出人意料的安静蔓延开来,夜风拂动着灰蓝色的发丝,让它们像精灵一样轻舞飞扬。撒加等待着弟弟暴跳如雷的抗议,而最后,也只换来了对方平淡如水的七个字:“什么时候的航班?”

“十一点三十分,中途在夏威夷停留,明天下午左右到旧金山。”

“你到底,还是要走啊。”这句话,分明流露出了一丝不舍。

还是要走啊——是啊,半年前便打算出国攻读博士学位的撒加心已不在这个城市,当他将此事告诉周围所有人时,惟有加隆强烈反对。为什么?他不知道,兄弟俩见面只要提此事定会吵得不可开交。而现在,加隆没有争吵,只是静静的凝视着绚丽的星空,而那星空,也是静静的。

“那个,我来是向你道别的。”撒加说完不动声色的咬咬舌尖,很奇怪刚才准备好的“台词”怎么全都忘记了,面对加隆,他这是第一次“不会说话”。

“老爸老妈,你周围的一干好友,学校里的学弟学妹,还有你的学生,都知道了吧?”

“嗯。”撒加答应着扭过头,让加隆的背影消失在眼中,但在他内心深处,总是有一抹灰蓝色飘逸的精灵挥之不去,甚至,无法泯灭。

加隆转过身,自嘲般地冷言:“然则只有我不知道,或者说最后一个知道得对不对?好久之前你就已经办好了护照了吧?我连自己哥哥的行踪都不清楚,可能在他心中连半点地位都没有!”

或许,让他知道,本来就是一个错误——撒加低头不语,面前的咖啡的香气变得缥缈。

“算了,今晚的飞机,去旧金山,你的先斩后奏非常有效——说什么都晚了,我不能拦你,毕竟这条路是你自己的选择,是对是错都要走下去。不过我有个问题,如实回答。”见撒加抬起头来了,他才一字一顿的问道:“什—么—时—候—回—来?”

深吸一口气,撒加回答得很直白:“不回来了,我想。”

眸中一闪而过的失望小时候,加隆沉声吐出一个英文单词儿:“Forever?”

“Yes,forever。”

“Why?”

“……”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内容,想了半天也没连上下文。忽然发现自己也有词穷的时候,撒加笑了起来,他真想连泪水一起笑出来,不过他仍是低声笑着,声音干哑又寂寞。

“你是寂寞的雄鹰,将独自一人踏上未知的征程。”高中老师的评语,这句极像预言的话深深烙在了撒加心中,直到现在,似早已预见的一样。

“你这个没良心的家伙,把老爸老妈丢给我自己去泡美国妞。”说完这句没心没肺的话,严肃的气氛一扫而空。加隆勾起嘴角,来了个肉笑皮不笑的高难度动作:“早知道我便应该去公司驻美国的分公司来着,让你老老实实在这里待着!”

“嘿,当时你为何不去啊?——大二就有能力过英语六级的你不会因为不通英语才不去的吧?”

“废话!”加隆丢给撒加一个白眼。“你为你还欠我点儿东西!”

该死的撒加,这次你倒是走得挺干脆,把赔偿问题忘了个干净,这便宜你占大了!——以上,加隆心中的碎碎念。

“呃……鱼刺儿项链?”

加隆环抱双臂瞪了他一眼,后者“扑哧”一声大笑起来。传说,那鱼刺儿项链是加隆从小戴到大的宝贝之一,地位仅次于电脑,纯银打造,并不昂贵但做工精细。可是在五年前的某夏之夜,撒加竟然把它“送”人了!原因,是这样的:

话说加隆烧钱灌了两瓶白兰地和啤酒若干后因不胜酒力而拖着滴酒未沾的撒加来到了大街的僻静之处双手扶在撒加的肩膀上俯身就华丽丽的——大吐起来。幸好撒加躲闪及时要么他就是第一个受害者。不过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头晕目眩的加隆被撒加一手拉着准备去药店买醒酒茶,刚来到大街上,后者不顾一切挣脱了前者的手跑到一个手持棒棒糖的小女孩面前蹲下来——对峙。小姑娘还没来得及哭鼻子手中的心爱之物便易了主,加隆还极有兴致的拿着刚夺过来的“战利品”来回摇晃两下,那小姑娘连准备都没准备“哇”的一声哭了个“飞流直下三千尺”,加隆正“疑似银河落九天”之际却看见不远处一个可以匹敌大型凶猛的猫科动物的女人气势汹汹的跑过来。说时迟那时快,撒加一步过去“拎”起加隆毫不犹豫的拽下了他脖子上的项链塞进小姑娘手里然后一百八十度大转身背起加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闪进了不远处的公园里,将弟弟丢在草地上然后第一次没有风度的破口大骂:“你就光会闯祸吧你丫的老是给我添麻烦,再有一次我决不会救你——背你跑这么远不如把你卖给那女的然后数钱容易呢——妈的你怎么睡得和死猪一样!?”他当然和死猪一样因为早在撒加背起他之际便已经睡着了,只可惜这么经典的语录加隆没有听到要么他的生活一定又增添了一个新乐趣。

不过此事的结果就是两人冷战三个月然后至今加隆都没有忘记让撒加陪他一条一样的项链。

那件被加隆称作“鱼刺儿事件”的糗事一直被兄弟俩装在心里,没有第三个人知道。风风雨雨这么些年过去了,再也没有出现过类似“鱼刺儿事件”的事发生,生活不免有些平淡。撒加站起来,从口袋中掏出一个亮晶晶的东西递给加隆:“喏。你要的,一模一样呢。”

看见“传说中的鱼刺儿项链”,加隆愣住了,他伸出手,接过冰冷的鱼刺儿,还不相信这一切都是事实。

“这下,我不欠你的了吧?”

加隆没有回答,只是盯着鱼刺儿——想:

撒加,你个混蛋,你让我心里一点牵挂都没有了,我拿什么想念你啊。

只是当事人不知道,回头看看表,时间不早。他说:“那,加隆,我要走了啊。”

摊开的掌心徒然收紧,鱼刺儿的棱角扎的手生疼,可他好像没有感觉出来一样。

“就没有什么要对我说吗?”

加隆摇摇头,兀然想起什么,余光盯着显示器模糊的四个字,踌躇片刻又点点头。撒加看了准备洗耳恭听,而加隆只是淡淡的吐出几个撒加不怎么熟悉的音节:

“En- shu- fa- la- noer,my bother.”

撒加随着余音重复两遍,仍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但他知道加隆的话一定有他的含义,于是说:“保重身体啊,爸妈那边就拜托你了。到了旧金山我给你打电话。”说罢,转身而去。

周围再次静下来,加隆倚在落地窗边,手里紧握着他原本留给哥哥唯一的牵挂。楼下的撒加开着那辆熟悉的黑色奔驰消失在车流中的那一刻,他抬起头,仰望着东方的天空,任风带走了他的祝福,伴随着他最敬爱的哥哥,消失在远方。

“En- shu- fa- la- noer,撒加。”




PS:“En- shu- fa- la- noer”原为《魔兽争霸3混乱之治》中暗夜精灵语,译为“祝你好运”。



猜你会喜欢....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