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申请连接

我要投稿

会员登录

当前位置:主页 > 曾经沧海 > 太阳颂歌 >

蝴蝶[3]

发布时间:2007-01-17 16:20 作者:我為卿狂

3,

亞爾迪離開聖域後,到達的第一個地方就是帕米爾高原.
他是憑穆極微小的小宇宙活動找到他的.
那里的空氣稀蒲而明淨,金色的陽光亮得刺眼.在茫茫的雪峰背景下,他看到一個纖瘦的紫發男孩,象只小螞蟻一般,奮力用意念搬動着比他大幾倍的木頭,在他的肩頭,掛着一只剛剛捕獵到的野山羊.
亞爾迪興奮地大叫穆的名字,兩個臉頰都泛出紅光.
男孩逆光而站,頭發在山風中亂舞.他眯着眼睛望向他,從前那緊繃的臉居然露出一個笑臉.
他抬起纖細的手臂,向他揮揮手.

山羊的血滴下來,把穆的衣服都打濕了,而穆毫不介意.
"等我再去搬幾根木頭,今天的工作就可以收工了."穆對他笑着說:"晚上咱們就可以吃烤羊了.”
血腥氣與淡淡的汗水交織的氣息從亞爾迪的臉上掠過.
穆好象瘦了些,長高了些,(當然,他比起自己來還是矮小得多了.)面孔曬得紅紅的.大概是因為回到他熟悉的家鄉,心情很不錯.此時的穆,看上去沒有在聖域時的壓抑,顯得很活躍靈巧.
他手腳利麻地用藏刀剝着羊皮,大概是因為很久沒有見到兒時的同伴,他的話也多了些:"剝羊皮要從下巴開始,這是我住在山腳下鎮上的時候學到的,這樣子,血不要沾到毛上,一整塊羊皮可以製一製,再做成衣服.這?brvbar;西冬天的時候可暖了,要不,壓在床上作被子也行.”
"穆,你一直住在這山里?”
"誰說的,我剛才不是說了嗎,我在山腳下的一間喇嘛廟里住了一段時間,這兩天才決定搬出來.”
穆把剝好的山羊小心地放在兩塊樹葉之間:"餓了吧?再等一等,我一會兒就回來烤羊.”
他看着亞爾迪一笑:"這些木頭,還是辛辛苦苦跑到印度沙加那里去找來的.這附近可沒有這麼好的木材.”

亞爾迪無聊地坐在一只血乎乎的死羊旁邊,等着穆回來.
在他的另一邊,堆着五六根圓木樹干.
他突然想起穆說過關於烤羊之類的話.他雖然不知道為什麼烤羊需要那麼多的木頭,但他突然想到,至少他現在可以幫穆做點事,就是把這些木頭劈成柴,等穆回來,就可以直接生火了.
一個浪漫的場面突然致命地擊中了亞爾迪的腦海.
雄雄燃燒的冓火,映紅了兩人的臉頰,新鮮的烤羊肉在散發噴香,油滋滋地滴下來,冒着火星.
他們大口大口地吃着羊肉,隨意地聊着,談着分別以來的生活.
他還有很多很多的話要對穆說......
在這金色的火光旁,不是最好的機會麼?
說干就干,亞爾迪脫了衣服,在附近找了找,居然真的被他找到一把斧頭.他向掌心吐了口唾沫,把斧頭高高舉起.

黃金聖鬥士的體力是驚人的.雖然只是八九歲的孩子.
當穆回來的時候,他驚訝的發現,所有木頭,都變成了一支支短小的柴火.
穆的眼睛睜圓了,一根飛行的木頭從半空中重重地落到了地上,激起細小的塵沙.
過了好一會兒,穆才開口說:"你,把它們......全劈掉了?”
"是啊.”
穆閉了一閉眼睛,說:"為什麼?”
為什麼?
亞爾迪莫名其妙的說:"不是你說要生火烤羊的嗎,這些都是柴呀.”
穆的眉頭動了一動,他好象在極力克製自己.
亞爾迪熟悉他這種表情.從前迪斯他們開他的玩笑,而他強忍着不要生氣時,就是這副樣子.
他為什麼是這副怪樣子?
亞爾迪覺得隱隱的不安,自己好象做錯了什麼事......
過了好一會兒,穆說:"這些木頭,是我從印度找來的,最好的楠木.我原本想在這片山崖上修一座小木屋......你懂嗎?是我以後要住的房子.可是,你,你把它們.......”
亞爾迪張大了嘴巴.

滿肚子的話消失得無影無蹤.
冓火是升起來了,不過也不是想象中紅紅的小山一般的火焰,而是小小的一堆.
兩個人望着小火堆都沒有說話.
烤羊的滋味也不如想像中好吃.穆拿出一只小瓶子,灑了一點點鹽在上面,可是,還是一股子腥味.表皮已經焦糊了,咬到深處,還是一嘴的血.
兩個人沒滋沒味的用牙撕咬着半生不熟的羊肉.穆抬起手臂去擦沾在嘴角的油汁,可是他的手臂本來就黑乎乎的,一張臉越擦越花.
"穆,”亞爾迪小心的指了指自己的臉:"你,這里,還有這里.”
穆干脆不管它了:"算了,呆會洗洗就沒事了."
兩人又沉默了.
亞爾迪不安的想,穆是不是還在生氣?
他把人家用來蓋房子的木頭劈成一塊一塊的了,穆生氣也是應該的......可是,他現在,是不是還在生我的氣?
我怎麼就這麼笨呀?
自怨自艾的灰色情緒,充滿了亞爾迪小小的內心.

"我說,你是怎麼做到的?”
穆突然開口說.
"啊?”亞爾迪有點受寵若驚,是在我和說話嗎?
"這些木頭,可是很硬的,你是怎麼把它們劈成這麼小一塊一塊的?”
(他果然還是在想着木頭的事!)
"我,我用那把斧頭......”亞爾迪漲紅了臉,吃吃艾艾的說.
"斧頭?!”穆跳了起來,?brvbar;翻西翻,終於在一堆廢木里挖到一把卷了邊的斧頭.
亞爾迪和穆,同時承受了第二次的打擊.
"這斧頭,是我用來修聖衣用的.......”
可是,它現在.......
"亞爾迪,你究竟來這里干嘛啊?”穆握着斧頭,呻吟着說.

是啊,我跑來這里干嘛呢?
亞爾迪有點茫然.

後來亞爾迪回了他的家鄉古巴.
這個無依無靠的孤兒在一間政府的收容所里,幫幫忙做做雜工.反正他個頭高大,誰也不知道他其實不到十歲.大家都以為他至少十六歲了.這一段日子,是沒有穆的日子,所以在亞爾迪的記憶中並不清晰,如煙般一掠而過.

亞爾迪十三歲那一年,他抵抗不住對那片雪原的向往,又去了一次澤美路.
憑着記憶找到了那個高高的山崖,讓他驚訝的是,在那里聳立了一座石頭搭成的房子.
穆不在家.
一只漂亮的,長着尖角的小鹿似的動物靈活地跳躍在石頭上.
亞爾迪不知道這是極珍貴的藏羚羊.
他突然想到穆那張瘦瘦的尖尖的小臉.
還有那夾雜着汗水和血腥的氣息.
象狩獵這樣的工作,還是交給我來做吧.
亞爾迪心里這樣想着,向那只小羚羊無聲無息地走過去.

十三歲的穆看起來又精又瘦.
他穿着一件單薄的棉衣,肩頭隨隨便便的搭着一塊羊毛披肩,手臂隱隱約約看得到突起的肌肉.
數年不見,亞爾迪覺得穆好象成熟了,神色之間多了一種屬於高原少年的剽悍灑脫之色.
他看到亞爾迪,露出和悅的笑臉.
童年時的不愉快好象都拋開了.
”我還真得多謝你.”穆笑着說:”你走了以後,我就用石頭砌了這座塔樓.它比木頭的房子好多了.”
(他居然還記得上次的事!)
亞爾迪訥訥的說不出話.
”在這種干燥的地方,木頭很容易着火的,還是石頭好.”穆好象在安慰他.
”穆!”亞爾迪突然想起一件事.
他把藏在背後的抓來的小羚羊拿了出來,送到穆的眼前:”我們今天晚上就吃這個吧,我在來的路上順便捉的.”
穆的笑容在瞬間凝結.
他的臉一下子變得慘白.

”班比!”
穆尖叫了一聲:”班比!”
他猛地從亞爾迪手上搶過那只小羚羊的屍體,反反複複的察看,有沒有救活它的可能.
但是小羊的脖子已經斷掉了.
穆抬起頭,用一種難以置信的眼光瞪着亞爾迪:”你殺了班比!你殺了我的小班比!”
亞爾迪再次石化當場.

後來,他才想起,這世間有一種生物,叫做”寵物”.

他沒有想到這只小羚羊是穆的寵物.
穆在澤美路塔樓的旁邊,給小羚羊修了一個小小的墳墓.
在他的面前,穆沒有哭.
只是,也一直沒有和亞爾迪說話.

亞爾迪想試着給穆解釋解釋.
穆不想聽.
”你走吧,亞爾迪.”穆很痛苦的皺着眉頭:”你到底到這里來干什麼?你到底想要干什麼?”
[align=right][color=#000066][此贴子已经被管理员于2008-03-13 10:10:41编辑过][/color][/align]

下一篇:蝴蝶[4end] 上一篇:蝴蝶[2]

猜你会喜欢....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