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申请连接

我要投稿

会员登录

当前位置:主页 > 曾经沧海 > 太阳颂歌 >

燃冰[3]

发布时间:2005-05-02 08:00 作者:蓝风

苏打老公啊!老婆已经辛辛苦苦地写了这么多了。回来的话就冒个泡吧!
老婆好想你啊~~~~~~~~~~~~:)




卡妙从教皇厅出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落日熔金,薄暮冥冥,晚风残照,苍茫的暮色里,十二宫的石阶便仿佛自脚下一直延到了天与地的尽头。阖上眼,撒加那深湛如海的苍蓝色双眸就会萦绕在眼前。一颗心似是无所依归,却又仿佛湖水般的宁静。真好笑!那又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蓦地,背后一阵凌厉的拳风袭来,卡妙一惊,不及多想,反手擒住对方的手腕便借力向前抛了出去,同时,寒气已在掌中聚集。
被抛出去的对方却在空中发出了一阵爽朗的笑声,一个鹞子翻身,轻巧地落在了地上。
“喂喂!STOP!STOP!卡妙,多日不见,你的反应可是越来越敏捷了!”

面前的少年年龄和卡妙相仿,身形挺拔矫健,比卡妙还略略高出一些。米白色T恤,洗得发白的牛仔裤,微卷的天蓝色长发自然地披在肩上,阳光灿烂的脸上,双眉微扬,蓝紫色的眸子里盛满了笑意。
“米罗!”
看清了来人,卡妙清冷俊美的脸上掠过一丝惊讶,冰蓝色眸中却不经意地多了些许的温暖。
“你干什么!就用这种方式来欢迎远道回来的朋友吗?对了,刚才我经过天蝎宫的时候怎么没看见你?”
“你还说!”米罗促狭地扮了个鬼脸,嚷道:“从西伯利亚回来也不打声招呼,我还不是刚刚得到消息,就立刻十万火急快马加鞭不远万里地赶回来了!”
“不远万里?”卡妙当真哭笑不得,“米诺斯岛离这儿总共才多远,对你来说还不是抬抬脚的事?再说,你想见我,去西伯利亚不就好了!”
“西伯利亚?”米罗夸张地缩缩头,“那种地方我可消受不起。待上半天,我就成冻蝎子了。喂,卡妙,你不是存心想拿我吃火锅吧!”
“你难道去得还少了?”这家伙!爱开玩笑的脾气还是一点儿没改。卡妙想笑,胸前的伤处却又一阵疼痛,让他不禁皱了皱眉。这一细小的动作没有瞒过对方的眼睛,米罗的目光落在他苍白的脸上,唇边顽皮的笑容立刻消失了。
“你怎么了?脸色不对,是生病了,还是受伤?”
卡妙暗暗在心里叹了口气。米罗,他最了解了。别看平时嘻嘻哈哈,好像神经十分粗条的样子,其实,心还是挺细的。
“我没事。”绽放出一个清浅的笑容,想掩饰住刚才不适的神色。其实倒也不完全是假话。在教皇厅,撒加已经用小宇宙为他治疗过,现在确实已没什么大碍了。
米罗眼中的关切神色却更深:“没事才怪!看你的脸色,还有,没事刚才为什么皱眉?”
“好了好了!”实在抵受不了他的“关怀”,卡妙讨饶般的说道,“我承认,只是……有点胃痛,真的,一点点而已。我的胃一向不太好,你又不是不知道。”(蓝风:嘻嘻,是真的吧!怪不得我们妙妙那么瘦!)
“一点点。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不是一点点。”蓝紫色的眼睛里有薄薄的嗔意,“还是跟以前一样,一点都不知道爱惜自己!”重重地叹了口气,“好了,信你的。没事就没事。说正经的,教皇今天找你,到底是为了什么?”
“那个啊!是训练白鸟座的青铜圣斗士。”
“训练圣斗士?那你岂不是要做老师了!”米罗又兴奋起来,“什么时候动身?”
“明天一早。”
“那么快!”蓝发少年的口气略略有些惋惜,随即一把拉住了他的手,“那今晚就别回水瓶宫了。到我那儿去,我们聊个通宵!哦,对不起对不起。”发现卡妙的眉毛又微微地皱了起来,米罗忙不迭地道歉,“我应该轻一点的…………”

深夜的天蝎宫前。
夜幕是望不透的深蓝,满天星辰明灭,似在轻吟宇宙间浩瀚的永恒。东南的天空里,华丽的天蝎座已经缓缓升起,那颗火红的“心宿二”在数以万计的星子中显得格外灿烂。
米罗的守护星座呢!
卡妙坐在斑驳、沁凉的石阶上,静静地望着夜空。那位天蝎座的主人却毫无形象地躺在冰凉的石板上,任天蓝色的长发披散一地。双手枕在脑后,还高高地翘起一只脚。那家伙,刚才非要用小宇宙为卡妙“治病”,他实在拗不过,只好依他。现在,大概是有点累了吧,半眯着眼,一边看着星星,一边还絮叨不止。

“星星,月亮,银河,MILKROAD……卡妙,你说银河里要真的都是牛奶,那该多好!嗯……银河是牛奶,那月亮呢,就是一块蛋糕,过生日的时候就用星星当蜡烛,插在上面……哈哈,我不会一个人独吞的,我会分给你一半…………喂!卡妙,你到底有没有在听?”
躺在地上的蓝发少年转过头,望着卡妙若有所思的侧影。夜晚的凉风拂过,墨绿色的发丝轻扬,双眉微蹙,冰海般的瞳人在夜色中深得让人捉摸不定。
“喂!卡妙,你到底怎么了?心事重重的样子!”米罗翻身坐起来,凝视住卡妙清冷的双眸。
点点星光映在深不见底的眼中,卡妙低声道:“米罗,你有没有认真地想过,我们,作为圣斗士,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战的?”
米罗微微一怔:“圣斗士为什么而战,大家心里都应该清楚得很。”
冰蓝色的眼睛直视对方的目光:“我不是问那个。我的意思,你明白。”

顽皮不羁的神色逐渐从蓝紫色的眸中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极少见到的凝然。
“我就知道,卡妙。你心里一直放不下的就是这个。为没见过面的女神,为那个越来越神秘的教皇…………”
卡妙全身一震,望向对方的目光里不禁多了几分讶然。
“你用不着这么看着我。”米罗移开视线,“大家心里谁还不是一样?不然,穆不会走,沙加不会再也不睁开眼睛,迪斯、修罗还有阿布罗狄他们三个,现在还肯和咱们聊天吗?”沉默了一会儿,“真正不知道的,大概只有艾欧里亚。他也不是笨,只是……根本就拒绝去怀疑。”
卡妙无言,只是轻轻地叹了口气。米罗望着他,声音变得柔和:“卡妙,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知道什么,打算做什么,从来都不肯对我说。可是我相信你。也相信大家。”
蓝发少年的目光重新投向天际:“其实,‘正义’本来就不是哪一个人就能代表了的。如果有一天必须去战斗的话,我不会逃避。我会为了自己的梦想而战。忠于自己的心就好了。你说是不是?”
长长地吐了口气,洒脱的笑容又回到了米罗洒满阳光般的脸上。
“所以,别整天愁眉不展的。你不是都要当老师了吗?还总是迷茫啊迷茫,怎么教你的徒弟啊!”
蓝紫色的眸子悠悠地望着对方,里面没有一丝戏谑的成分,只是满溢的诚挚,和深深的温柔。

风,格外地轻。春天的深夜,静得像是可以听得到星星在天空眨眼的音符。
一抹难得的笑意浮上卡妙清俊的脸庞,仿佛冰山在和煦的风中慢慢融化。
“谢谢你,米罗。”
一颗拖着长长尾巴的流星,自天际,悄悄掠过。

本贴由蓝风于2001年5月18日在乐趣园〖朝花论坛〗发表。

下一篇:燃冰[4] 上一篇:燃冰[2]

猜你会喜欢....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