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申请连接

我要投稿

会员登录

当前位置:主页 > 曾经沧海 > 美爱源泉 >

(BL)没有光的夜晚 17 星之梦魇——星星隐灭之时(修罗独白)

发布时间:2003-12-28 13:22 作者:悠悠艾久


艾斯卡利巴——
自从神话时代以来就沉睡在我灵魂深处的圣剑——

无形无影,无色无味;我从未实在地看过、摸过它,从不知道它的本来面目究竟是多么的神圣光彩;但是每一个人都告诉我:
艾斯卡利巴——
伟大的女神雅典娜亲自授予的至高荣誉——
在我诞生在这世界上的那一刻,就紧紧地隐藏在我的右手中。
艾斯卡利巴——
就像我的星宿,遥不可及但又确实存在。

希腊的天空,深蓝而沉坠。
圣域的石砖,苍白而冰凉。
无论是干燥炎热的白昼,还是阴冷憋闷的黑夜,四处都是一片静寂。地下的泉水在心底蛇行,自高高的女神殿流向低洼的平芜;背负了千万年的沉担的空间,是蚊虫老鼠之流所敬畏的宝地;纵便我放声大吼,随意乱腾,也唯有自己的回音响应。
这样的十二宫,这样的山羊宫,已经是我将一生一世都束缚在此的牢狱。
就像贫困的母亲,为了家庭而卖身到官宦人家;而劳累的父亲,为了家庭而扎根于黄土水田之中。
我在还未意识到自己是个生命的时候,就被冠上了未来的黄金圣斗士的头衔。
人大概一出生就有一个永世的归宿,那是我所不能改变的。


为什么人会有灵魂?
为什么人会有转世?
为什么宿命是无法控制的?!
我尽最大力气,用我幼小的身躯,去推倒那已屹立了千百年的塑像——雅典娜赐予她最忠实的勇士圣剑的塑像。

历史的道标,过去与未来的指路针,在还没有短暂崩溃的时候就被重新扶正了。

“修罗,你在做什么?”
我要做谁也不能替我决定的事情!
“修罗,你讨厌成为黄金圣斗士吗?”
我为什么要喜欢?!
“修罗,……你连你自己都讨厌吗?”
我自己?
你的意思是我讨厌命运就是讨厌自己吗?
那双大手将我湿冷的手握住,将我拉到山羊宫的外面——
希腊的夜晚,黑与白刺眼地交锋;星光在试图掩盖黑暗,而夜天也在努力压抑银河。
“你错了,修罗。”
他指着天空明晃晃的一方,那是光晕中最深最远的角落:
“光与影相互对立,但亦相互依存;就像我们每一个人,渴望光明的时候,是绝对不能忘记自己所恐惧的黑暗、邪恶;如果忘记了自己的痛苦也就失去了幸福。”
我不曾渴望光明能莅临我的生命中——我早已绝望了;
我只是希望黑暗不要这样快地包裹着我;
为了所谓的希望——
难道我就要这样痛苦吗?
难道只是为了让你们这些外人得到你们所企盼的“幸福”吗?!

“修罗,你说的‘外人’是谁?”
他突然露出严肃的表情,那是我还未见过的——我以为他只会对人无休止地笑着;以至于我忘记了人还会有微笑和生气的差别。
“人的生命是短暂的,但是星空的生命是漫长的;星星在天上存在了多久,我们就已相识了多久——因为我们是黄道十二宫的守护者!”
他走上前头的土堆,直视着星空:“每一个人都是天上一颗星宿所对立的化身,有些人也许永远不能与我们相遇,但是他们真实存在着!和我们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共呼吸,共快乐,共忧伤……共同继续着自己的传说……人与人都是一样的。”
大家都一样吗?……
可是我……
我不要这样永远留在这种鬼地方,还要承担起什么“最忠实的勇士”的职责……
那已经离我太遥远了!
“没有人说你是‘最忠实的勇士’,修罗!只是你一厢情愿!”

我愣了。

“也从未有人敢自诩为‘最忠实’,即使是被授予‘艾斯卡利巴’的男人!”

自从来到圣域之后,我第一次陷入空白。
我是谁?我是来干什么的?我要得到什么?我将要做什么?……
原来,失去了命中注定的外皮——不论是否荣誉或肮脏的名声——心会这样的空虚吗?

“修罗……”他的语气变得和缓了。
“不是你守护圣剑,而是圣剑艾斯卡利巴在守护着你!你是修罗,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你不是星星,更不是已经逝去的英魂!你的人生尚是空白的,还在等待着新的历练!”

星星的光辉,并没有压制并凌驾于我么?

我是被选上的“被保护者”?

天空上的星星中,我第一次准确地认出了自己的星宿——守护着我的星宿——山羊星座。
我从未发现它竟这样的好辨认——那么璀璨,那么耀眼,它的辉线直直地射入我的瞳孔。


我的心终于平静下来,因为有了被保护,被容纳的感觉。
我接受了自己的身份,接受了永远生活在这个圣域,等待着新女神诞生的时刻的命运。
同时,我也认识了他——
艾俄洛斯。
他有着希腊阳光的明亮但不枯板,他有着爱琴海的阔大但不强势。
他是被教皇、弟弟及其他的黄金圣斗士们所信任的人——也许还只是个少年,但是他已经有了男子汉的风韵。


“修罗,女神即将出生了。”
我点点头。我已经习惯在他面前沉默。
“她是这大地上的希望和光明之源;但是,‘雅典娜’的名字不仅代表着和平,更是代表着灾难之后的艰辛的和平。有女神的时代必有我们圣斗士的存在,我们是要献出自己的鲜血和生命为祭品,换取弱小的人的幸福。”
“你不是说过,我们是被星宿保护着,我们并不是那个女神记忆中的战士们……那么,你难道不会觉得不公平吗?”我抬起头看着比我高出很多的他。“背负着不属于的使命而死……”
他笑了。
“修罗,你还是个孩子啊。”
我被莫名其妙地激怒了,攥紧拳头。
“我不是小孩子了!我也是一名黄金圣斗士!”
“对不起……我忘记了。
他收敛起笑容,浅棕色的眸子似乎要把我深深地铭刻进去。

“是的,修罗你……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会以女神为第一,是吧?”
“……”
我不大确定地点点头。
“在希腊土生土长的我,在懂事的时候就知道了有关女神雅典娜的传说……那时我就发誓,如果有一天她再次降临大地,我愿意奉献自己的一切为她效忠——这是我知道自己成为射手座黄金圣斗士之前的想法。”
“那么现在的想法呢?”
他露出整齐的白牙齿,浅茶色的皮肤在星光下泛出一层银光。
“你终有一天会明白的。修罗,我要你自己去理会我的想法。”
那时候的艾俄洛斯,和我,我们的星座是圣域天空上最闪亮的一景,即使是更加伟大的白羊星座和双子星座也不能比拟。
——
艾俄洛斯的想法,不管怎样一定是我永远望尘莫及的高度——
我相信这个。

“那只是你的一时不牢固的想法……后来呢?你又是怎样做的?”
小导的声音浮现在皮肤上,深入骨髓,玩弄着我的血液——飘忽忽的。


后来……
后来……
我的眼睛拼命地聚焦,想要看清眼前的一切细节。
艾俄洛斯!
一贯的面容,一贯的声调,根本没有任何我理智中的邪恶迹象。
你怀中紧抱着的婴孩——
我现在已经知道,她就是我们都要舍命保护的女神雅典娜;你所拼命保护的光明和希望!
“灾难之后的艰辛的和平”,在你身上验证了。
过去已经成为了永恒——

“艾俄洛斯,你这个叛徒!”
锋利尖锐的刀刃,艾斯卡利巴第一次出鞘——带着我心底的血泪,以及你的话——“修罗,你还是个孩子啊。”
我不是小孩子了,我知道小孩子和男子汉的差别在于:能否果断地执行自己所不愿意但又必须实践的的使命。
为了证明这一点——艾斯卡利巴之下,即将鲜血飞溅。

“不!不行!——”


“看着已经成为历史的一个场面,你的感觉如何呢?修罗……”
历史吗……历史是已经不变的了。
“没有人会怪罪你的,因为你是带着教皇的圣旨,因为你是以女神的名义杀死一个‘叛徒’……即使错了也没有人怪你啊……”
是的……女神、教皇、黄金圣斗士、还有新一代的青铜圣斗士们……他们都打心底原谅了我……
可是……
艾俄洛斯的死,是无法挽回了。
我知道这些,但是我无法眼看着悲剧在我眼前重演。

“停下来!!——”

撕心裂肺的一声——
艾斯卡利巴停在半空——停在艾俄洛斯的心脏之前。


这样就好了……艾俄洛斯没有死……
过去的时间在这里凝结成定格。
历史在没有开始的就终结了。

修罗倒下来。
他没有再抬头看看天空——
星星已经隐灭了——在很久以前的时候,射手座的星光就一去不复返了。
纵使时间凝止,艾俄洛斯也已经消失了。


“修罗……修罗……愚蠢的人……”
小导的影子变幻着,凸出撒加的脸蛋。
“修罗,只要你梦中的时间停止不动,你就会一直留在这里……一直到你死去,也就是黎明来临之时……呵呵……呵呵……”




本贴由悠悠艾久于2003年10月02日11:29:21在乐趣园朝花论坛〗发表.

猜你会喜欢....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热门搜索